品质为上、精益求精、诚信经营、阳光同行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土豆切开里面有紫色的能吃吗 土豆切开有紫色纹路

发布时间:2022-12-12 21:25 来源:台祐百科

土豆切开里面有紫色的能吃吗

导语:这些食材颜色特殊,很多人没见过,朋友:黑米花生真没见过。

或者是因为科技的进步、互联网的发达,交通的便利,我们会发现,生活中的食材种类越来越多,有些食材的颜色甚至颠覆以往的认知。

这些食材的颜色跟日常生活中常见的食材不一样,但它们却不是什么黑暗食物,虽然颜色奇怪,但无论口感还是营养都优于普通的同类食材,一起来看看,现实生活中,你见过几种。

(1)黑米花生

“麻屋子,红帐子,里面住着个白胖子”,常见的花生米是红色的或者淡粉色的,但是有一种花生米,它的外表跟寻常花生差不多,外面也是“麻屋子”,但是剥开壳之后,它的花生米外衣却是黑色的,这种花生可不是转基因食品,而是杂交品种,比起普通的花生来,它的肉质更紧实,口感也更好,外形也比较长,而且营养更丰富,一般的超市买不到,不知道大家见过没有。

(2)黑土豆

我们日常看到的土豆一般是黄皮或者白皮的,内部也是淡黄或者偏白的,但是有一种土豆,它的外皮是黑色的,切开之后,内部有些像紫薯,是紫色的,这种土豆是彩色土豆的一种,含有丰富的花青素,在明朝时期由南美洲的秘鲁传入我国,因为产量低,所以不被重视,但是随着“黑色食物”越来越受人喜爱,黑土豆相信也会被更多的人熟知。

(3)黑番茄

黑番茄也是产于南美洲,它的特殊颜色决定了它的“不凡”,是番茄家族的珍品,不管外皮还是内部果实都是黑色的,水果香味比普通番茄更浓,特别适合生吃。

除了大番茄,小番茄也有黑色品种,而且品种还挺多如果见到了可是试试,据说口感比普通的番茄好很多。

(4)红皮香蕉

在这些食物中,红皮香蕉应该比较“亲民”了,海南和两广等地的人应该都见过,红皮香蕉在这些地方都有种植,但是很少在水果摊上看到这种水果,红皮香蕉又被称为“红美人蕉”,是世界十大稀有水果之一,跟普通的香蕉比起来,它体型更大,肉质细嫩,在口感方面,要说有特别大的优势也没有,但是红皮喜庆,很多人喜欢。

(5)白草莓

常见的草莓颜色为红色,但是你见过白色的草莓吗?白色草莓果肉是奶白色的,在表面均匀地分布着小红点,白色草莓可以算得上是“贵族水果”了,希妈目前还没有在市面上看见过白草莓,第一次知道它,是在《妈妈是超人》中,霍思燕一家桌子上摆放的白草莓,据说这种草莓是普通草莓的三四倍,国产的为100~150元一斤,而进口的价格更是高达600元一斤以上,嗨,赶紧溜走~~~

除了白草莓,据说还有蓝草莓,白草莓还能接受,蓝草莓,估计看着也不敢吃。

这些特殊颜色的食材,在日常生活中不容易见到,可能因为种植技术要求比较高,导致价格远远高于普通同类食材,而且我们都习惯了常见的颜色,突然出现一种不一样的颜色,大众接受度也不会太高,看看黄肉西瓜就知道了,虽然黄肉西瓜在市场上已经非常普遍,但是红肉西瓜还是主流,遇到特殊颜色的食材,很多人第一想法就是:这种食材是否为转基因食品,吃起来是否安全。

以上这几种食材,希妈就只买过黑米花生,大家呢?

我是希妈,一个喜爱制作小吃、甜点等家常美食的全职妈妈,也喜欢尝试美食新做法,本文由希妈编辑/原创,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可以点赞+关注+转发+评论,感谢您的观看。

土豆切开有紫色纹路

『洋芋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太多丰富的生活细节。』

前几天从老家一个农产品网店里买了点耗子洋芋,单个洋芋的份量比想象中重得多,5斤拿到手里是沉甸甸的一小箱。我捡出几个擦破皮的洗干净切了一盘,用过的刀和砧板上冲下来一层浓稠的淀粉。

这种洋芋形似耗子,切开能看到漂亮的紫色纹路,因而又被称为紫心洋芋,味道比一般黄心洋芋更为香甜。过去家人喜欢切几段干辣椒炒一盘,童年时未必能察觉到它的特别,如今总是吃黄心洋芋,偶尔再吃一次耗子洋芋,才发现两者在口感和味道上的确是不同。

耗子洋芋

如果要按照心理学的人格五因素模型来评比宜人性最高的食物,大多数人应该都不会反对土豆当选。薯条配汉堡,土豆泥配猪排,土豆块配咖喱,在各地的美食里,土豆总是出现得恰如其分。

到了云南人这里,土豆,也就是洋芋,不只是一款宜人性高的配菜。这种原本来自异域的作物,在云南深入街头巷尾,牢牢地占领着饭桌,渗透进生活日常。

云南人爱洋芋到什么地步呢,就连云南方言配音版《猫和老鼠》里,主角汤姆的名字,也叫做“大洋芋”。取名的人有着怎样的原意我不知道,现在看来,这个简单的名字有它的妙处,既体现了猫与老鼠在体型上的差异,也很好地概括了这个角色的特质:一个有点憨的大块头,有时会露出柔软细腻的内里。

土豆易种又高产,能够适应山区高寒和土地的贫瘠。云南人爱说“吃洋芋,长子弟”,意思是多吃洋芋更英俊,言语中流露出贫困时代苦中作乐的痕迹。因为这句话的流行,“子弟”两个字被机灵的厂家做成了在云南家喻户晓的薯片品牌,很多人的童年,就是吃五角钱一袋的子弟薯片,看《大洋芋和小咪渣》度过的。

子弟薯片

也是在那个看《大洋芋和小咪渣》的时代,冬天的清晨总是从饵丝摊的一大锅炒洋芋开始的。还是小学生的我们排在摊前,焦急地等待热腾腾的洋芋出锅。老板娘先往碗底卧一勺炒洋芋,夹一筷子饵丝,再浇上大骨汤,塞到排队的小学生手里,小学生接过碗,到桌前依次加入自己喜欢的调料,口重的,一大早就要吃掉两勺油烫辣。这样一碗饵丝不过五角一块,多放洋芋少放杂酱,没什么零花钱的小学生照样吃得津津有味。

那几年,有个阿孃开小商店,门前放着一口蜂窝炉,我最喜欢帮她把波浪刀切成条的洋芋哗一声下进锅里,炸到金黄时交给阿孃捞出,盛几勺她的招牌自调辣酱,撒上葱花、芫荽和切成碎段的折耳根。

这种炸洋芋小摊,如今仍随处可见,专门招揽游客的摊主还会在油锅上支个架子,摆满炸得酥脆的洋芋粑粑和洱海小鱼虾。

景点的炸洋芋小摊

洋芋除了炸着吃,还能烤着吃。一些山区高寒之地,家家户户都在堂屋里烧塘火,这塘火一年四季不熄,煨一罐茶,烤几个土豆,剥开来可以直接做主食。知名的泸西烤洋芋,配菜上丝毫不输给精致的日韩料理,一个烤洋芋的小摊,可以提供二三十种小料,与炸洋芋平分了一半的街头巷尾。

但凡去过云南旅游,或者在其他地方吃过云南菜的人,对老奶洋芋干煸洋芋丝这两道招牌菜一定不陌生,不过能把老奶洋芋做得地道的不多,经过后厨仔细打磨的菜,吃起来却总是有什么不对。

平常人家做老奶洋芋倒是随性,如果用蒸屉蒸饭,便往锅底扔几个洋芋,煮熟后剥皮,抓一两个给小孩蘸盐巴吃,剩下的用锅铲碾碎,倒入酸腌菜炒熟,口感软糯,但又不会像土豆泥一样黏稠。

干煸洋芋丝也不难做,讲究切洋芋丝的刀工和对火候的掌握,切好的洋芋丝下进油锅里滋滋地炒到自然粘黏成饼,翻面炸到金黄,盛出来切成扇形小块,盘子边上倒一堆蘸水辣,就可以上桌。

昆明街头的烤洋芋铺子

云南餐馆里还有一道主食叫铜锅洋芋焖饭,原来是在澄江抚仙湖一带流行的吃法,抚仙湖水好鱼香,到当地一定要点两个铜锅,一锅煮鱼,另一锅里加入腊肠、洋芋和豌豆等,煮成香喷喷的米饭。

这些也还不是关于云南人吃洋芋的全部。

白族婚丧嫁娶办宴席待客三天,前后要吃掉两百多斤洋芋。待客人家的酸腌菜炒洋芋,是我记忆中关于洋芋最粗暴也最美味的吃法。

第一天“吃生饭”,上午杀猪,除了切几盘生皮,要留出足够的肉给大厨做“八大碗”备料,一点边角料和整套猪下水就是当天两顿饭最主要的荤腥,当天的主菜自然是实惠好吃的洋芋。

这一天,隔壁邻舍都会起早到办事的人家帮忙。男人杀猪,女人往有太阳的地方摆两个大盆、几条长凳,三五个人围在一起烤太阳削土豆皮,叽叽喳喳地聊天讲是非,时不时凑到一起,压低声音,评价两句主人家回来奔丧的亲戚,或者准备过门的儿媳,讲的多半是“这次红白孝布的钱都是二哥出”,或者“娘家人给他们在昆明买了房”这样的乡间八卦。

一桌不算特别地道的八大碗

等这边削好洋芋切了片,掌勺的女人站到院子里空心砖和石块垒成的大灶前,把切生皮捡出来的肥肉下锅炼出透亮的油,再倒进酸腌菜和洋芋片翻炒,撒一把大段的青葱,直接装进脸盆。正席第二天“酬客”,也会炒上几盆酸腌菜洋芋片。阿孃们陆陆续续嫁到外地,回老家时要是听说哪家待客吃洋芋,会叫外婆带一大碗回来,就着米饭和油腐乳吃一顿。

正席当天吃“八大碗”,其中粉蒸肉通常也是洋芋块打底,头上扣着八片肥瘦相间的三线肉。肉分完就没有第二份了,粉蒸洋芋还可以再去添,有的人家会用红薯代替洋芋,太甜,并不如洋芋受欢迎。

有时做客留了一碗粉蒸肉和洋芋回家,第二天放到米饭上面热过,肉片里的油脂浸渍到洋芋里,比新鲜的时候还更好吃。但不能贪心,如果这一顿吃不完,留着再翻热一遍,洋芋就该酸了。

洋芋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太多丰富的生活细节。了吃喝的那一部分,还有帮隔壁的阿孃削洋芋时,连手指皮都被削去的疼痛,甚至记得小时候在赤脚医生那里打了针,大人切一片厚厚的洋芋给我贴到屁股上的冰凉触感。

想到这里,我立即去查了一下,土豆消肿原来是有科学依据的,顿时觉得土豆这种东西,真是没有辜负云南人和火星上马特·达蒙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