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质为上、精益求精、诚信经营、阳光同行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中植集团被中央调查最新结果 中植系人事频调

发布时间:2022-12-12 15:48 来源:台祐百科

人已不在江湖,江湖仍有其传说,这就是传奇解直锟。

“教父”猝然离世不足半年,一手打造的万亿中植帝国出现震荡,发生了什么?又将驶向何方?

1

中植科技CEO被查 上市公司高管频调

6月4日,中纪委网站消息,工行云南省分行原行长蒋玉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

蒋玉林何许人?

公开资料显示,蒋玉林现年63岁,博士学历,曾在工行系统工作长达31年。2016年辞职后,开始在多家上市公司担任董事、独立董事或行政总裁,其中就包括“中植科技”。

2020-2021年报显示,蒋玉林于2020年3月起担任中植科技执行董事及行政总裁。中植科技为中植企业集团旗下控股公司,解直锟逝世前是最终受益人。

人事震荡不只于此。

6月5日,“中植系”宇顺电子公告称,董事会于2022年6月1日收到总经理周璐辞职报告,因工作安排。

5月30日,旗下上市公司美吉姆称,张树林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长等职,辞职后不再在公司任职。

相比担任总经理三年的周璐,张树林履职董事长不足半年,任期自2021年12月13日至2025年2月10日。突然辞职,引发舆论关注。

无独有偶,同样具有中植背景的马长水辞去ST天山董事长职务。另一中植系高管王允贵也在2022年3月辞掉康盛股份董事长,紧接着宇顺电子又公告,董事长王允贵因个人原因申请辞职。

玩味的是,上述几家企业业绩均不咋样:宇顺电子2022年一季度营收约3132万元,同比减少18.95%;净利亏损约527万元。美吉姆业绩连续两年亏损。今年一季度在亏1167.71万元。ST天山一季度归母净利-470.42万元,同比下降117.41%;康盛股份一季度亏损1078.99万元,上年同期盈利2330.82万元。

实际上,中植系旗下上市公司多数表现不算光鲜。如宝德股份因净利连年亏损,且营收低于1亿元,近期已拉响退市警报。

不禁感叹,看似庞大中植系究竟有多光鲜?高管频调背后,酝酿哪些变化?

2

新帅担子不轻 如何化解风险

2021年12月18日,掌门人解直锟猝然离世,年仅61岁。

公开资料显示,解直锟1995年创立中植集团,2001年以后依托中融信托平台,在资本市场构筑起著名的“中植系”版图,管理资产超万亿元。2021年以260亿元身家跻身胡润百富榜第241名。

官网显示,集团现已形成“实业+金融”双主业模式,逐步发展成为涵盖实体产业、资产管理、金融服务、财富管理等领域的综合性企业集团。

往期看,“入股但不控股”是“中植系”在二级市场的策略之一。行业分析师郝瑞表示,原因可能在于,一旦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退出时会受到一定的监管束缚。

低调也体现在解直锟身上,至今其标签大都还停留在“毛阿敏老公”和“解植春胞弟”这一层面。

然伴随斯人已逝,万亿中植系想低调也难。谁来接班,决定着这个庞大金融巨轮的未来,一直是舆论焦点。

有媒体称,家属及集团管理层一致讨论决定由解直锟外甥、中融信托董事长刘洋紧急主持中植企业集团全面工作。

公开信息显示,1975年3月出生的刘洋是解直锟大姐儿子,大学毕业后便在“中植系”多个岗位历练,2009年5月起担任“中植系”核心资本运作平台中融信托董事长一职。

一名“中植系”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称“刘洋跟随亲舅舅解直锟多年,是老板的左膀右臂,深得信任,能力极强” 。多名业内人士也评价刘洋,金融履历丰富,能力极强。

然仅仅几个月,变故顿生。

2022年4月15日,颜茂昆就任中植企业集团总裁。这位新帅在业内可谓颇有威名,曾是“信达庄胜数百亿黄金地块案”的主审法官,曾任最高法审监庭庭长,2020年12月26日免去庭长、审判员职务。

值得一提的是,被免职前数月,颜茂昆就已主动提出辞呈,结合入职中植担任首席风控官的时间节点,叠加短时间内又变成一把手,自然引发舆论热议。

有舆论评价,颜茂昆上位,刘洋失势,亲信输给“空降兵”,中植系内部可能发生“宫斗”。

孰是孰非、不做评价,留给时间作答。

可肯定的是,从上述几家上市公司的业绩看,新帅担子不轻。

2014年到2016年前后,中植系以“PE+上市公司”模式拓展,通过中融信托等平台撬动资金杠杆,成功将宇顺电子、美尔雅、准油股份等上市公司纳入旗下。辉煌时刻,“中植系”持股5%以上的A股上市公司超过30家。

只是,随着金融去杠杆大势,“中植系”也逐渐暴露风险,如何有效化解是当务之急。

如因收不回欠债,“中植系”无奈成为凯恩股份、康盛股份实控人。

如子公司曾向乐视网借款33亿元,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后,资产悉数冻结,难以追讨等。

审视资本运作,也不顺畅。2019年,天山生物无力偿还中植系借款。2020年初中植系提出债转股方案,然最终遭2/3股东反对,计划折戟。

进入2021下半年,状况更连连。7月9日,美尔雅宣布终止重大资产重组;10月22日,凯恩股份原实控人王白浪失联;11月3日,宇顺电子重组前海首科事项被否。

2020年底,中植系拿到宝德股份实控权。经过一系列操作,宝德股份找到急于谋求上市的名品世家。然2021年11月2日,宝德股份宣布,拟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卖壳计划暂时告吹。

频频不利,仅是巧合吗?

据媒体去年底报道,多位接近“中植系”财富公司的人士称,中植资金池规模约3000亿元,对应资产浮亏逾1500亿元,“大部分流向了中植自己的项目,汇成资金池,在各个项目上辗转腾挪”。

3

踩雷、罚单、诉讼 中融信托麻烦不断

自然,中融信托置于聚光灯下。作为“中植系”关键资产和资本运作枢纽,2021年其营收58.58亿元,同比增长6.51%,净利14.87亿元,同比增长7.79%。

营利双增,可喜可贺。不过截至2021年底,中融信托存续信托计划1187个,受托管资产6387亿元,规模同比有所下滑。

当然,如从精进质量角度看,这算不上坏消息。然真正令中融信托头大的,是持有巨量房地产信托,资产质量恐难乐观。

2022年1月,中融信托踩雷华夏幸福,华夏幸福“融昱100号”和“骥达11号”两笔本息共计11.2亿元的到期信托计划宣告违约;

2022年4月15日,2021年认购4000万元中融信托发行的“中融-融沛231号”产品的微光股份官宣展期;

2022年4月19日,广东塔牌混凝土于4月1日以自有资金2000万认购的“中融-融沛231号”产品,近日发生延期支付。中融信托表示“本信托计划下存续的全部信托单位预计展期25个月”;

2022年5月中旬,中融信托和华夏幸福合作的享融223号、享融287号相继出现到期难兑付信息;

2022年5月27日,中融信托发布临时报告:自2022年5月25日起,中融-承安96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A1类信托单位自动进入延长期。据悉,该款信托产品属于权益类,总规模达20亿元,该信托资金用于对南昌融创和项目公司的投资。

......

除了踩雷,还涉多起房屋买卖诉讼:

据《蓝鲸财经》报道,多位长沙市东业上城嘉苑的业主起诉中融信托及东亚地产:购房者与东亚地产签订合同并支付购房款后,因商品房此前曾以在建抵押给中融信托,两者未在约定期限注销抵押登记,且迟迟未办买卖合同备案和商品房初始登记,导致过户困难。

还有违规罚单:2022年3月2日,黑龙江银保监局公开行政处罚信息,因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募资投放到“四证不全”房地产项目,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被罚20万元。

早在2019年,中融信托就曾因地产融资项目问题被黑龙江银保监局连开5张罚单,合计被罚210万元。

据黑龙江银保监局发布的2021年全省银行保险机构消费投诉情况通报,中融信托投诉总量72件;上期数据33件,同比增幅达118%。

其他公司亦不省心,2022年4月21日,野马财经曾报道,在紫光重整进入交割期后,中植国际开始销售多款非标私债被充资金,如“紫光集团破产特殊机会投资项目” ,标注时间为2022年4月12日,但已晚于紫光集团实际交割期。

由于上述产品均是在商丘市金登信用资产备案服务中心登记,遭到多家媒体质疑。如证券时报在《起底“伪金交所”》报道称“地产公司、中植系在内的三方财富管理公司中等利用“伪金交所”作为融资通道,高息吸引投资者购买其违规理财产品,规模至少达千亿元”。

恒天财富也有爆雷烦恼。据界面新闻报道,恒天财富旗下嘉金、嘉星两个系列私募集中爆雷,总规模超22亿元。

早在2021年6月,刘洋曾表示,信托公司需要坚持“长期主义”,才能做好真正的财富管理,才能在“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交汇点,为“讲好中国信托行业自身发展的故事”贡献力量。

2022年初,中植系再出大动作,将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四大财富公司合并成一家:中植基金销售有限公司。

只是,这些依然没阻挡上述坏消息。

以上种种看,刘洋是否“失势”不做评价,但掌舵人易位是有一定逻辑的。面对中植系的至暗时刻,颜茂昆接棒算是临危救场,可谓重任在肩,应该予以鼓励肯定。说是内斗宫斗,或有一定片面偏颇

4

彷徨与新生 大棋前奏?

当然,“主心骨”猝然离世、旗下公司业务频出状况,中植系前途变得扑朔迷离。难免外界不淡定。

如何击破迷雾、猜疑,十字路口的中植系、颜茂昆唯有实力说话。

解直坤去世后,中植集团曾宣布:下一步,集团将继续按照解直锟先生确定的发展战略,坚持实业与资管双轮驱动,进一步突出发展实体产业,做强做优资产管理

2020年3月,中植集团首席运营官牛占斌称,集团确定了实业+金融的双主业结构,大力发展实体经济,控股、参股数家上市公司。

除了上市公司,为进军实体产业,中植系还专门成立中植能源集团和资源集团。中植能源董事长罗音宇曾表示,两大集团各有分工侧重,中植能源主要负责能源方面的业务,包括煤炭相关的矿产业务。中植资源主要是负责金属、非金属即非煤矿山资产经营。

双主业驱动,可谓顺势而为,是一件好事。

行业分析师李晨表示,这可视为中植系经验打法的扩容版、升级版,往期其以独特的资本操盘打法,快进快出、精准卡位,曾在资本市场获利颇丰。现在与实体协同,叠加旗下涵盖众多板块业务,如通过产融结合方式,来推动旗下资产证券化,有利风险对冲,看点不小。

可见,眼下虽困难重重,中植系及颜茂昆也不乏定盘针。

问题在于,放眼资本市场,习惯了逐短利、赚快钱的机构,鲜有转战实业成功的先例。叠加大环境的复杂多变、自身高杠杆积弊,除了调整打法、摆脱旧路径依赖,中植系及颜茂昆更重要的是调整心态、保持战略定力,更加敬畏市场、敬畏风险、顺应趋势。

值得注意的是,解直锟逝世后,中植系在能源、资源板块的部分资产有所易主。

2022年1月,中植系旗下宁夏信鹏化工有限公司和宁夏万金山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股权生变。同时还退出一家煤炭公司——镇雄县福安煤业有限责任公司。

“别作默默无声,任人驱使的羔羊,要在战斗中当一名英勇无畏的闯将”,这是解直锟生前喜欢的诗句。

没错,人到万难须放胆。但方向远比努力更重要。

重险迷雾中、上述雷霆人事调动,会是中植、颜茂昆一盘新生大棋的前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