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质为上、精益求精、诚信经营、阳光同行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朱令案里面的孙维是什么人 孙维为什么能逍遥法外

发布时间:2022-12-10 17:00 来源:台祐百科

铊是一种剧毒化学品之前呢,我们在另外一个专辑阿加莎的毒药里面。也详细地讲述过他的致命原理。据公安局有关人士说。北京市工作之中,需要使用铊和铊盐的单位只有20多家。能够直接接触到铊的只有200多人,警方并且排除了朱令本人。曾经使用或者接触过铊盐也排除了他的家人和亲朋好友接触过铊盐。

朱令家人委托的两名代理律师之一张杰指出,根据警方目前提供的情况来看。有人故意投毒是朱令中毒的真实原因,也就是说背后存在着一个凶手。而了解内情又有几十年破案经验的老公安。王补推断嫌疑人的范围是很小的,并且根据清华大学女生宿舍的严格管理进一步推断。朱令身边就有凶手,随后朱令的室友孙维。被列为了唯一犯罪嫌疑人,朱令的母亲朱明新说,他判断孙维是最大的嫌疑人。

主要的依据有这么几点,第一当年清华大学曾经向他证实。孙维是学校里唯一有机会接触到铊的学生,第二检验结果证明。朱令是先后两次铊中毒,而第二次中毒地点就是在宿舍里面,第三他们向警方报案之后没几天,朱令住过的宿舍就发生了一起离奇的盗窃案。唯一丢失的是朱令曾经用过的一些洗漱用品,所以朱令的父母是怀疑凶手在销毁投毒证据,朱令在民乐队期间呢。开始和孙维的关系产生摩擦,朱令的曾经问过母亲。说为什么一个好朋友即使好到特别亲的地步,也总有不好的地方。

还有一次民乐队的活动临时取消,朱令呢就去北太平庄的古琴老师那上课。练完之后回学校上自习,朱令呢也没有参加班级的活动,谁知道孙维跟班里的同学们就说了,嗨,今天乐队啊没活动,本来朱令在民乐队的活动呢,平时很多很少参加班级活动,他自己心里也有压力。这么一来呢,同学们就认为,哦乐队没活动,和着朱令也不愿意参加班里的活动了。对他就有意见了,朱令呢就感觉很别扭,这样的别扭啊,还有好多次。

在另外一回呢,民乐队请了音乐学院的老师开课,朱令回家之后告诉父母。说孙维啊,跟老师说了说,我音乐水平已经很高,不用点播太多了。把我呢就挤到后排了,反正我这心里面挺不痛快的。而案件的另外一个争议点呢就是孙维的爷爷孙悦琪,孙悦琪曾在中华民国政府孙科内阁。任行政院政务委员兼行政院资源委员会委员长,在何应钦内阁内任经济部长等部会首长。在50年代之后呢,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民主党派,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的重要成员。第5至第七届全国政协常委,曾经当选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常委副主席,兼委会主席和名誉主席等职务。

因此,坊间传言说凶手啊打通了关系导致有关部门的调查只能中断,警方呢一直没有充足的证据将孙维列为嫌疑人。随后在舆论压力之下,不得不将孙维列为嫌疑人来进行问询。1997年4月2号,孙维作为朱令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北京市公安局14处带走。

并且在印有犯罪嫌疑人的纸上签了字。在被连续侦讯审问八个小时之后,孙维被家人接回了家。1996年6月,朱令从协和出院,又转入其他医院及一家康复中心继续治疗。朱令的父亲吴承之说,由于误诊延误了治疗,铊毒破坏了朱令的大脑神经,视觉神经和四肢神经导致了她百分之百伤残朱令的母亲,朱明新说我当时还很不想打官司。主要是想给女儿一个好一些的医治环境,再加上我一再考虑是不是将来还可能不得不回协和去治病,她毕竟是中国最好的医院。要不是亲朋好友一再鼓励,我可能就让这件事不了了之了,后来情况完全出乎我的预料,协和一再出具于事实不符的证据。

我的决心也就越来越坚决,直到后来变成了,我是家里唯一坚持要打完这场官司的人。朱令的家人认为协和医院的误诊并且耽误了治疗时间,才使得铊中毒给朱令。带来了严重的后遗症。

1996年12月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提供法律援助。接受朱领家人的委托,将协和医院起诉至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要求医院赔偿经济和精神损失近80万元。1997年10月,北京市医疗事故鉴定中心做出协和医院不存在过失,不属于医疗事故的鉴定。

1999年4月2日一审协和医院申诉1999年12月。免费代理此案的昊天律师事务所律师余荣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重新进行鉴定的申请,法院委托北京市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再次鉴定该单位出具了鉴定意见,鉴定意见上说,协和医院该不作为的行为导致被鉴定人朱令病情被诊断的延误,因此北京协和医院。在本次医疗行为上存在一定的不当之处。2000年11月26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协和医院补偿租赁医疗等损失1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