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质为上、精益求精、诚信经营、阳光同行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劳荣枝案件的详细介绍 劳荣枝案件7个详情

发布时间:2022-12-08 08:05 来源:台祐百科

劳荣枝,可能很多人没听过这个名字,

但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

她的名字堪称家喻户晓!

她在去年一审公开宣判的结果是,以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数罪并罚被判死刑。劳荣枝不服判决,当庭提出上诉。

这几天因二审庭审事件,荣枝案又一次引起网友的关注和热议。一个长相温柔的女教师,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背后却藏着一颗恶魔的心,先后让7人断送了生命,绑架杀人无恶不作,却在外逍遥了长达近20年的时间。

她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罪恶的深渊?

我们来了解一下劳荣枝的案件始末,解开一个美女教师如何蜕化成一个杀人恶魔的过程。

一、人物经历

劳荣枝,1974年12月14日,出生于江西九江。父亲是九江石油分公司的油料工,母亲是家属工,家中一共5个小孩,劳荣枝家中排行老幺,原名“末枝”,上学后改名为“荣枝”

荣枝刚当上老师时候的照片

1989年,15岁的劳荣枝考入九江师范学校,就读幼师专业;

1992年,18岁的劳荣枝毕业后进入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做小学教师;

1994年,19岁的劳荣枝在朋友的婚礼上结识法子英,二人相恋;这段时间劳荣枝下班后还晚上做兼职,而劳荣枝兼职的宾馆至法子英家距离300米,步行5分钟;

1995年,劳荣枝20岁,选择放弃家庭和稳定的教室工作,跟随因抢劫伤人的法子英一起亡命天涯;

对于法子英和劳荣枝来说,所谓爱情,并不是幸福的模样,而是恶魔之舞的开始。

劳荣枝与男友法子英

劳荣枝与男友法子英从1996年起,在南昌、广州、温州、南宁、合肥等地实施犯罪,劳荣枝使用色相勾引看上去家庭殷实的男子,将其骗至出租屋后,采用持枪、持刀绑架勒索、抢劫等手段劫财,前后残忍杀害了7人。

其中,法子英,男,1964年生,江西九江人,无业,小学三年级文化。1981年,法子英因抢劫罪被判刑8年,出来后在九江黑道上名声大噪,人送外号“法老七”。

据法子英当年供述,1996年和劳荣枝在南昌杀害了三人(一家三口),之后又在温州杀死两人。

二、案件回顾:

(地点:江西南昌)

1996年5月

劳荣枝(女)与法子英(男)来到江西南昌,租住在胜利大厦一居室内

1996年6月

劳荣枝化名“陈佳”在南昌市某夜总会做陪侍小姐。

1996年7月28日

她物色好的第一位“猴子”,名叫熊启义。35岁的熊启义,在空调销售公司当总经理,还经营了一家大酒店。

一天上午,劳荣枝给熊启义打电话,借口修空调,将他约到了出租屋里。人一进门,法子英就持刀上前挟持,再用绳索、皮带捆住了熊启义。然而,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这次犯罪没有按照仙人跳的固定剧情发展。

在抢走熊启义身上所有的钱、手表、首饰之后,法子英尤嫌不足。他想起了劳荣枝的抱怨:这么点钱,里够花呀?

于是,法子英开始逼问熊启义的家庭住址。当熊启义说出家庭住址后,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法子英用绳索,活活勒死了熊启义!

杀掉熊启义后,法子英为了掩盖罪行,残忍地将其肢解。随后,他又将破碎的尸体装进四个袋子,并用自来水把现场冲洗干净。

从这里开始,法子英和劳荣枝背上了第一条人命

作案现场

当晚,法子英与劳荣枝来到了熊启义的家(南昌市东湖区芭茅一巷1号601)中,用搜出来的钥匙打开了房门。

熊启义的妻子和孩子都在家中,这对孤儿寡母很快就被法子英控制住。

出于谨慎,法子英和劳荣枝先剪断了熊启义和对门邻居的电话线,然后由劳荣枝负责翻找财物。

面对两个穷凶极恶的入室劫匪,熊启义妻子惊慌失措。她误以为这两个人拿了钱就会走,于是先交出了两干多元,又交代出枕头里藏着五千元钱。可这哪里能满足这对雌雄大盗的胃口?

在翻出了熊家的全部首饰、金银、存折、债券后,法子英拿着尖刀逼问道:还有吗?

熊启义妻子哭着摇头,被堵住的嘴只能发出呜鸣声,乞求他们放过自己和孩子。然而,法子英和劳荣枝却不为所动。

为防止事情败露,法子英向这对母女再一次伸出魔爪……

几分钟后,熊启义的妻子和3岁的女儿被活活勒死!

事后,由于担心留下指纹,劳荣枝说道:不如,我们放火烧了这个房子!

但法子英却不同意:“不行,着火之后,警察很快就会来,我们暴露得更快!”两个人商议之后,决定先在熊家住一晚。

第二天一早,二人才离开熊家,彻底开始了逃亡生涯。

作案工具

两个人一开始的犯罪,只是为了搞点钱,选定的敲诈对象还都是一些出来偷腥、不守男德的人。

那在这次杀妻害女的犯罪中,性质就已经完全变了。

他们能残忍地肢解尸体、能对3岁的孩子下手,还能在作案现场安安稳稳地睡一夜…

这两个人已经从一对不被看好的情侣,变成了变态杀人狂。不仅如此,他们能冷静地商量如何善后,足以看出,在多次犯罪之后,两个人已经锻炼出了非常强的心理素质和反侦查能力。

另一边,在二人逃离的当晚,熊启义一家的尸体被人发现。

1996年7月29日

江西省南昌市公安局对发生在南昌市东湖区芭茅一巷1号601室的抢劫、故意杀人案立案侦查。

1996年8月18日

江西省南昌市公安局针对犯罪嫌疑人劳荣枝发布通缉令。

(地点:浙江温州)

1997年7月

劳荣枝与法子英来到浙江温州,劳荣枝在KTV做陪侍小姐物色作案对象。

1997年10月10日

这一回,她盯上的目标不是哪位客人,而是身为同事的另一位坐台女一一梁晓春。

梁晓春在当地有一处房子,劳荣枝与法子英就以租房为由,来到了她的住处。梁晓春做梦也没想到,租个房子,会把命搭进去。关起房门后,法子英立即掏出尖刀胁迫她,并用绳子、电线捆住她,逼她交出钱来。

他们在房子中搜出存折、现金之后,法子英嫌少,就逼她再叫个有钱人来。为了保命,梁晓春只好打电话给她的闺蜜,刘素清。

等刘素清到场,法子英同样用电线捆住了她,逼迫她交出手上的现金和存折。拿到存折后,法子英留在原地控制两名女子。而劳荣枝则去银行取钱。

在银行,劳荣枝还遭遇了一个小插曲一一银行职员认识刘素清。小职员有点疑惑,于是就问:这么多钱,怎么不是她本人来取?

面对询问,劳荣枝半点慌乱也没有,她十分镇定地回答道:我是找她借钱的,她没空过来,就把存折直接给我,让我自己来取。

小职员没有继续阻拦她

于是,劳荣枝取走了存折上全部的25750元人民币。拿到了钱,劳荣枝就按照约定,拨通了法子英的电话。

得知外面已经得手,法子英当即用电线、皮带,将梁晓春、刘素清活活勒死。临走前,他还从两人身上扒下来一只欧米茄手表、一只雷达手表、一部手机和一部传呼机。

在劳荣枝与法子英逃离后的第三天,梁晓春和刘素清的尸体才被发现。经法医鉴定,二人均为机械性窒息死亡,即被活活勒死。

清查现场时,警方发现了法子英的指纹。

(地点:江苏常州)

1998年 夏

劳荣枝和法子英来到江苏常州,劳荣枝在娱乐场所做陪侍小姐物色作案对象。

某晚,劳荣枝诱骗被害人刘某至其租住地,事先躲藏在室内的法子英持刀威胁刘某,并刺破刘某胸口。劳荣枝用事先准备好的铁丝将刘某捆绑在扶手椅上,二人对刘某进行人身控制并以剥夺生命相威胁向其勒索财物。

期间,法子英离开现场欲将刘某停在楼下的汽车挪走,劳荣枝在单独看管刘某期间,再次对其威胁。在取得刘某放在汽车内的人民币5000元之后,二人逼迫刘某打电话给其妻子索要财物。

次日上午,刘某打电话给妻子要求其将家中所有现金带到指定地点。二人商议由劳荣枝到指定地点将刘某妻子带回出租房,如劳荣枝未按时归来,法子英则将刘某杀害。随后,劳荣枝将刘某妻子带回,并索得人民币7万元。取得财物后,劳荣枝和法子英亦将刘某妻子捆绑,二人先后离开现场。(在刘某妻子哀求下,法子英放弃加害,被害人幸存)

(地点:安徽合肥)

1999年6月21日

劳荣枝与法子英两个浑身血腥气的魔鬼幽灵般从杭州坐依维柯窜至合肥市。劳荣枝化名“沈凌秋”在合肥市歌舞厅做陪侍小姐物色作案对象。

1999年7月21日

劳荣枝去坐台,碰见前几天坐过台的殷先生,35岁的私营安吉达电器公司经理殷建华从学校毕业后自己经商办企业小有成就。他进歌舞厅消费时,常常出手大方,软中华香烟四处散,这个细节吸引了劳荣枝的注意,她认定殷建华有钱。 坐了殷建华几次台后,殷建华与化名叫沈凌秋的劳荣枝产生了“感情”,深夜坐台下班后,殷建华与几个朋友开车曾约劳荣枝吃宵夜。回出租房后,劳荣枝每次都向法子英叙述这些经过。

1999年7月22日

法子英闲逛到白水坝电焊门市部,以“关狗”为名花150元定制一个特别的钢筋笼。

劳荣枝将被害人殷某诱骗至租住处,法子英持刀威胁殷某,劳荣枝则用绳子将殷某手脚捆绑。之后,二人将殷某关进钢筋笼内,并用布条、铁丝将殷某手脚捆绑于钢筋笼上。为逼迫殷某尽快交付财物,法子英当场威胁殷某要杀一个人给他看。

当日中午,为存放尸体,劳荣枝购买了一台旧冰柜放于租住处客厅。随后,劳荣枝看守殷某,法子英在合肥市六安路以有木工活要做为名,将木匠陆中明骗至其租房处捆绑后,当场用尖刀猛捅陆的腹部、背部,将陆头颅砍掉,之后将尸首放入冰柜存放。劳荣枝同法子英一起将冰柜推至次卧。

看到此景的殷建华早已缩成一团,他沉吟片刻,答应给20万元,法子英没吱声,殷建华抬到30万。“你被绑架了,谁会给你钱?”法子英问。那我找我老婆要,我打电话给我老婆叫她到老家拿钱。

当晚9点,法子英逼殷建华写了两张纸条(劳荣枝在字条上添加了“少一分钱我就没命了”、“他的同伙一定会让我死的比刚才那个人还快”等内容。)让他装在口袋里,尔后叫殷建华打电话叫他老婆20分钟内赶到长江饭店前。临出门,法子英对劳荣枝说:晚上11点钟我不回来,你就把他杀掉!

法子英打的赶到长江饭店附近等了三四十分钟,抽了约5支烟功夫,也没等到殷建华的老婆。为了防止意外,法子英火速赶回出租屋,责怪殷建华。殷建华说:我老婆不可能不去,我再用手机打电话回家。通话后,殷建华问: 小刘,你怎么没去?小刘说我去了,没见到那人。法子英说:她去了就算了,叫她准备一万块钱,明天9点见面再谈……

1999年7月23日

早晨8点半,法子英又叫殷建华写了一张叫老婆拿钱的字条,一张写着家庭地址的字条。出门前,法子英用铁丝将殷勒死。

在殷建华家的楼下公话亭,法子英打电话叫殷妻出来接他进她家。见面后,法子英亮出殷建华的钥匙问:“是你家的吧?”

殷妻小刘急切地问:“到底怎么回事? ”法子英将纸条给了小刘,殷妻小刘说不用看了,他在电话里已经说了,我没有那么多钱(30万),我找人借10万元,法子英说10万也可以,我一个人做不了主,回去几个人商量一下,你先拿一万元来,我不是偷鸡摸狗的。说着,亮出自制的手枪。 殷妻说一万元我去拿,如半个小时赶不回来就打电话回来跟你商量。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焦躁的法子英终于等到电话铃响,她告知已在路上。谁知,几分钟后,一批刑警围住了殷家。原来,邻居报了案。

合肥警方提供的视频资料记录了7月23日这天抓捕法子英的全过程。

参与抓捕的警察曾劝说法子英放下武器,但是没有起到效果。考虑到法子英手上有武器和人质,而且负隅顽抗,合肥警方紧急制定了抓捕方案。

警察们荷枪实弹,将一栋楼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现场弥漫着一触即发的气氛。楼上的喊话声已经声嘶力竭。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警方决定用催泪弹将法子英逼出。12时10分,法子英在忍受不住催泪弹的浓烟且跳楼无望的情况下,被逼出房间,并向民警开枪,民警当即还击。不久烟雾滚滚,响起爆竹一般的枪声。远处站满了围观的群众,那情景很像一部激烈的港台警匪片。

法子英腿部中弹后被警方抓获

待警方赶到受害人被囚现场,劳荣枝已逃离,殷建华已死亡。经法医鉴定:殷建华系被他人勒颈窒息死亡。小木匠陆中明系左侧颈总动脉、右侧头臂干和肺脏刺 破急性大失血死亡并头颅躯干分离。

1999年11月18日

案件在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合肥中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法子英自1996年7月至1999年7月,伙同劳荣枝流窜作案。法、劳二人以勒索财物为目的,采用诱骗手段绑架并杀害7人,被告人法子英、劳荣枝的行为分别构成绑架罪、故意杀人罪、抢劫罪,且犯罪手段残忍,情节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数罪并罚,被告人法子英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1999年12月28日

法子英被处决!!!

(地点:福建厦门)

从1999年—2019年

劳荣枝用化名则潜逃了整整20年。据周边人反映,她性格温柔,话不多,不和人争吵,平时穿着讲究,业余生活丰富,她喜欢弹钢琴,去画廊学画画,还学过小提琴,有过几个红颜知己。

这张照片,有点慎人,我总感劳荣枝穿的这件衣服很别扭,衣服花纹就像蛇的皮肤一样,也许劳荣枝就像毒蛇一样,缠绕着你随时可以对你亮出毒牙,喷出毒液。

劳荣枝在厦门的真爱酒吧工作,由于身材好,为人温柔主动,赢得了不少客户喜欢,在酒吧内被称为“女神雪梨”。

2016年12月24日

这天是圣诞节平安夜,劳荣枝作为C位登上了真爱酒吧圣诞宣传海报,从照片看不出她已经四十二岁了。身为在逃人员,可能她觉得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了,就大方展露自己的真实面貌。

2019年11月27日

厦门警方在“云剑行动”中,经过缜密分析研判,发现外地命案逃犯劳荣枝在我市出现。警方迅速行动,立即展开布控抓捕。

2019年11月28日

上午9时许在厦门吕岭路上的蔡塘广场一楼的手表柜台将劳荣枝抓获。“整个过程也没吵没闹”。身负7条人命、潜逃20年的女逃犯劳荣枝终于落网!

劳荣枝还发了最后一条朋友圈,应该也是生命中最后一了条了

2019年12月5日

厦门市公安局向江西省南昌市公安局移交逃犯劳荣枝,江西警方将劳荣枝押解回南昌;

(地点:江西南昌)

2019年12月12日

江西省南昌市人民检察院对该案提前介入侦查。劳荣枝向公安机关提出,拒绝亲属与南昌警方接触,拒绝家人为其聘请律师,并申请法律援助;

2019年12月15日

江西省南昌市公安局对劳荣枝提请审查逮捕。

2019年12月17日

江西省南昌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犯罪嫌疑人劳荣枝批准逮捕。江西省南昌市公安局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绑架罪、抢劫罪,对劳荣枝依法执行逮捕。

2020年8月31日

江西省南昌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罪一案向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20年12月21日(开庭审理)

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绑架、抢劫一案在江西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法庭审理中,检察机关指控劳荣枝在南昌、温州、常州、合肥四起犯罪事实,涉嫌犯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罪。劳荣枝对罪名不认可,表示其未与法子英合谋,不是自己的本意。法庭上,劳荣枝对被害人家属道歉。劳荣枝案仅有合肥被害人小木匠家属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赔偿约135万元。劳荣枝表示愿意赔偿,但其仅有3万多元。

2020年12月22日

经过两天的审理,庭审结束,法庭宣布休庭,案件将定期宣判。

2020年12月23日

江西省南昌市检察院公布劳荣枝案庭审纪实。

2021年9月9日(一审宣判)

上午9时,江西南昌中院依法对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抢劫、绑架罪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南昌中院经审理认定,被告人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劳荣枝不服判决,当庭提出上诉。

2021年9月16日

劳荣枝案一审辩护人已于近日会见劳荣枝,并称法院已收到劳本人签字的上诉状及二审仍然希望接受法援律师援助的书面申请。

2021年9月23日

劳荣枝上诉案正式立案。

2021年9月27日

上午,劳荣枝家属及其委托律师贾方义、郭乘希到达南昌,向南昌市第一看守所提出会见劳荣枝。

2021年11月19日

从劳荣枝哥哥劳声桥处获悉,劳荣枝二审已更换辩护律师,委托律师吴丹红、赵德芳为二审辩护人,辩护律师已于近日会见了劳荣枝。

2021年11月21日

从劳荣枝二哥劳声桥处获悉,劳荣枝案二审将更换辩护律师,改由家属委托的吴丹红与赵德芳律师为其辩护。

2022年4月

“劳荣枝故意杀人、抢劫、绑架案”在审理过程中,由于不能抗拒的原因”,被裁定“中止审理”。

2022年6月

江西高院召开劳荣枝案庭前会议,围绕程序性问题进行。劳荣枝代理律师前往南昌,准备参加庭前会议。不过,二审开庭时间尚未确定。

2022年8月10日

劳荣枝家属表示,劳荣枝案二审于8月18日在江西高院开庭。

2022年8月18日(二审庭审)

劳荣枝案二审的庭审结束,劳荣枝的家属以及记者、部分群众旁听了庭审。劳荣枝及其辩护人对案件管辖权发表异议,被法庭依法驳回。劳荣枝否认了检方对其“故意杀人罪”的指控。

2022年8月19日

劳荣枝案二审第二天庭审休庭,因为检辩双方争议较大,8月20日上午9时继续开庭审理。

2022年8月20日

在当天的庭审中,检辩双方分别提交了新证据,并进行最后一轮举证质证。劳荣枝、辩护人和出庭检察员围绕劳荣枝是否构成故意杀人罪、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一审量刑是否过重、一审程序是否违法等问题充分发表了意见。劳荣枝在最后陈述中称“如果能回归社会,会尽力赔偿被害人家属”。

20日18时20分许,法庭宣布休庭,二审庭审结束法院择期宣判。

作案过程,手段极其残忍,毫无人性可言,真是令人发指!

而在法庭上劳荣枝当场翻供,口口声称自己是被迫的,全程没有参与杀人,只是被迫参与绑架勒索。不屑于抢劫获得财物,“是我做的我都认,我不允许法律被亵渎”。

劳荣枝在二审法庭又爆金句,“我以我家族的性命发誓,我讲的所有话都是真的”。

20多年都没有和家里联系了,竟然能出这样的话,恐怕只能你自己一个人相信吧!

最后,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我们能分得清,但是法律上需要证据,只有证据才能惩罚一个魔鬼,但很多时候缺的就是直接证据,一些恶人嚣张跋扈,将一切罪恶推给同伙,将自己洗白,如此作恶,必遭天谴,只是时间的问题。

劳荣枝的结局早已经注定,她苟且偷生这么多年,肯定是一个罪有应得的结局,再怎么挣扎都是徒劳,狡辩人人都会,但无法掩盖作过的恶。

如果这样的女魔头都可以被原谅的话,天理难容!

劳荣枝二审会不会判死刑呢?

我们期待会有一个好的结果,能给那些无辜的人和家属一个满意的交代!

劳荣枝说对了一句话:法律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