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质为上、精益求精、诚信经营、阳光同行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朱令案为什么永远也破不了 25年追凶无果怎么回事

发布时间:2022-12-01 09:39 来源:台祐百科

1995年,北京女孩朱令考入清华大学化学系,品学兼优的她忙着学业、忙着学校活动,疏忽了与家人的交流,也疏远了寝室室友。

有人群的地方就会有比较与闲言碎语。优秀的朱令就是大家羡慕的对象。可谁能想到,如此耀眼的女孩大三时却遭遇投毒事件,双十年华成了植物人,智力也降至7岁孩童水平。

这是一个发生于学校,发生于学生间的事件。当年警方的调查都指向朱令关系最好的朋友,但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此事件被以超过时限为由,定为悬案,至今未破。

清华的高材生里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凶手为何悬而未定?接下来就请听子牙童趣学生观察为您讲述故事始末。

天之娇女

1973年,朱令出生于北京城墙下,父母工作很好,家庭幸福美满。在父母的培养与支持下,朱令学习了很多兴趣特长。

钢琴、芭蕾舞、书法,最值得称道的,是那行云流水的古琴演奏,简直能与专业老师媲美。

除了艺术方面的特长,朱令在体育方面也不落下风。多次为学校拿到市游泳比赛的名次,很受同学们和老师的喜欢。

这样优秀的孩子,自然成绩不差,班级前十名里始终有她的一席之地。童年时期的朱令可以说是满足了家长对于孩子的所有幻想,德智体美劳全面兼备。

可这样惹人喜欢的朱令又怎么会在花一样的年纪被人投毒呢?

事情还得从她大学时期说起。1992年,朱令参加高考进入清华大学化学系。言行有度,长相甜美,性格开朗,她很快在高手如云的清华园里闪耀人前。

因为自小在北京接受教育,朱令这样的“首都学子”比不少外地学生的“见识多”。很多同学第一次接触的实验,朱令在高一时期就已经做过了。

因此她也成了老师的小帮手,帮老师讲解,帮同学们动手实操。寝室室友孙维就是朱令帮助的对象,两人关系也一直很好。

朱令的兴趣爱好广泛,也加入了不少社团,因为游泳水平高,她是学校游泳队的主力军,甚至因为自小学习乐器,学校乐团也称她为中流砥柱。

因此每一天的朱令都十分忙碌。除了上课时间,她就像只穿花蝴蝶,尽情享受校园的美好时光,采摘丰富多彩的生活花蜜。

隐藏的锋芒

校园生活充实了,她与家庭、寝室之间的联系自然也就少了。因为忙碌,朱令的父母隔几个月才能看到女儿一次;因为缺少交流,寝室室友与她的共同话题日渐减少。

虽然朱令会为她们解答学业上的难题,但除了学习中的交集,她们几乎没有什么能一起做的事。

喊着一起逛街,朱令有各种各样的训练要参加,没有时间;室友一起聊明星八卦,朱令又不感兴趣。

而让朱令起话题,她一直围绕着室友听不懂的音阶,不认识的社团前辈。渐渐地她们之间距离感拉长,只有孙维可以和朱令玩在一起,因为孙维愿意倾听,也最爱学习。

人多的地方最爱滋生闲言碎语。耀眼的女孩身边时常有位同伴,那么这个人自然也是惹人注目的。

但没过多久,人们发现这位同行者“很一般”,学习还好,相貌一般,才艺没有,脾气一般。于是将朱令与孙维放在一起比较的议论渐多。

1994年,朱令大三了。她一边准备考研资料,一边筹备年底音乐会上的曲目。11月24日,朱令接到母亲的电话。

变故

要求她一定回家,因为这天是朱令的生日,但“大忙人”完全忘了,她已经好几个月没回家了。

本来一家人和乐融融地吃着饭,父母却发现女儿有点不对劲。她吃不下东西,浑身没劲不说 ,视力也开始模糊。父母担心不已 ,但朱令只以为是最近事情多,压力大所致。她劝父母别担心,并返回了学校。

可此后的数天,朱令的症状依旧没有缓解。她坚持出演了音乐会,随后精神一放松,身体上的不适感便更强烈了。

四肢和关节像蚂蚁啃噬般的疼痛,不能正常吃饭。有好几天没见女儿的父母一看见孩子的痛苦表情,便急忙将其送往了医院。

医院说她可能是误食了食物,加上精神紧绷,产生可类似金属中毒的症状。治疗两个月后,身体还没好全的朱令着急学业,便于寒假期间回到了学校宿舍居住。

可更严重的事情还在未来等着她。寒假过后开学不到10天,朱令情况猛然加重再次住院了。1995年,接到女儿求助电话的父母将孩子送往医院,从北三医院到清华校医院,检查无果后,她又被转往协和医院神经内科就诊。

也就是这次,医生首次提出,朱令可能是铊中毒患者。铊是一种金属物质,溶于水后无色无味。可能大家不知道这种物质,但提到老鼠药,相信大家就会有点概念了。

可这时的朱令已经开始抽搐,随后失去自主呼吸的能力。当检验科送来确诊为铊中毒的消息时,为时已晚。

前后5个月的时间,朱令的家庭遭遇巨变,经过抢救的朱令成了植物人,朱令的父母也选择报警,誓要找出真凶。

警方随即展开调查,从朱令的生活习惯,人际关系,和能接触到铊金属等方面进行排查,目标直指其室友兼好友孙维身上。

化学系的学生拿实验材料都有详细登记,孙维在朱令生日前确实从实验室申请了多量铊物质。加上清华大学宿舍制度严格,几乎没有学生能在对方寝室无人的情况下自由出入。

此时的事件似乎已经明了,可在警方即将定案时,事情却陷入僵局——朱令在宿舍的日常生活用品全部消失,凶手抹消了所有痕迹。

从1995年中到1998年,孙维多次被警方约谈调查,但对方的回答无懈可击。一个“证据不足”,警方也无法定案。

1998年8月25日,公安机关以超出时限为由,对朱令案进行结案,并定为悬案。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们并没有将此次定案结果告知朱令的父母。

2008年,朱令的父亲向公安机关申请公开朱令案件的详细信息,但公安机关以“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定不予公开的其他情形”拒绝公示。

如今的朱令已经48岁了,在父母的照顾下,她度过了26年无知觉的人生。现在她的父母已经不在年轻,她的命运又将何去何从……

朱令一案似乎已经结束,但在人心里,它并未结束。凶手是谁我们并不知道,或许以后我们都不知道。有人说是朱令太过优秀,锋芒无意间刺了他人的眼,以至于别人出于嫉妒而伤害了她。

也有人说在将孩子培养优秀的时候,父母也应该教其一些防人意识,或稍微懂得 藏拙,这样才不会“碍别人的眼”。你认同这样的说法吗?

案件的凶手至今未明,在害了一个花样年华的女孩以后,仍在自己的美好世界里生活。不知午夜梦醒,此人会不会为当时的行为而忏悔。

公道自在人心,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你相信如果将来这起事件有了新的线索时,迟来的公道会被昭示吗?欢迎大家在评论区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