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质为上、精益求精、诚信经营、阳光同行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西游记作者 四大名著是谁写的

发布时间:2022-11-23 11:27 来源:台祐百科

西游记作者

本文系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作者钟一

谈起《西游记》,国人都知道它的作者是吴承恩。然而在清朝至民国这一段时间内,当时的人们都认为《西游记》的作者是长春真人。真人是道教中的称呼,长春真人自然是道教中人,可是《西游记》是一部与佛教密切相关的小说,为何道教的人要写佛教的小说呢?

我们要想搞清楚这个问题,首先要知道长春真人是谁。其实对于我们大多数人而言,长春真人是我们心中一个非常熟悉的人物,这个人就是丘处机。金庸先生的小说人物大多都能在历史上找到相对应的原型,而历史上的丘处机比小说中更富有传奇色彩。

丘处机为何写下《西游记》,这是放弃道教,皈依佛门的做法吗?拨开历史的层层迷雾,真相下面隐藏着一位不为人所了解的丘处机。

道学大师

丘处机在1148年出生于山东登州栖霞,人生的苦难很早地就降落在了他的身上。他自幼就失去了自己的父母,生活的万般疾苦经常登门拜访丘处机。于是在他的心中很早地就升起了修炼成仙的想法,也许只有神仙能够摆脱这人世间的万般疾苦吧。

1168年,丘处机遇见了自己一生最重要的人——王重阳,这是他人生中最大的转折点。王重阳见他一向求道、真心无二,便将他收为自己的弟子。之后王重阳给这位年轻人取名为丘处机,字通密,号长春子。

可惜造化弄人,丘处机才跟王重阳学道不满一年,王重阳就仙化归天了。在王重阳弥留之际,他向众弟子嘱咐道:"处机所学,一任丹阳。"自此之后,马丹阳就成为了丘处机的传道人。

到了1174年的时候,丘处机对于道学有了许多新的感悟。于是他便在陕西宝鸡找了一块了无人烟之地,潜心研究道学。七年之后,他又到陇州龙门山潜修了六年。这一段时间的潜修让丘处机的道学造诣达到了顶峰,一代道学大师就此横空出世。

丘处机在出山不久之后,就收到了金世宗的诏书,命其塑造王重阳、马丹阳的雕像,并到燕京(今北京)主持"万春节"醮事。丘处机成功地完成了金世宗安排的任务之后,就告诫金世宗要"持盈守成"。这四个字的意思就是让金世宗以和为贵,不要发动战争。

因为这份告诫,丘处机顿时名声大振。丘处机本可以凭借这份名声让自己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但是他永远也不会这样做,因为道学就是他心中最宝贵的财富。离开燕京的丘处机回到了他的故乡,并在家乡修建了滨都宫(赐号太虚观)作为传道之所。在此之后,他将自己心中最宝贵的财富分享给了无数的人,挽救了尘世间的诸多苦难。

1219年五月,丘处机的名声传到了成吉思汗的耳朵里,一代天骄便打算利用丘处机的名声壮大自己的声势,另一方面也想寻求养生之术。于是成吉思汗派使者刘仲禄等人前往山东,邀请丘处机来蒙古帝国相见。

西行之路

同年十二月,刘仲禄等人来到了丘处机的道场,将成吉思汗的诏书交给了丘处机。此时的丘处机已经迈入了人生七十古来稀的年龄,而从山东到蒙古帝国有万里长的路,一个壮年男子都会在路上吃尽苦头和艰辛,更何况是一位七十岁的老人呢。

但是丘处机欣然答应了成吉思汗的召见,当时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是之后全天下的人都明白了他的良苦用心。

1220年农历正月,丘处机带着赵道坚、宋道安、尹智平、李志常等十八位弟子启程西去。一行人面对了无数次的风沙、无数次的险路、无数次的饥寒,终于在几个月后到达了蒙古帝国统治的燕京(原金朝中都,1215年5月31日被蒙军攻陷)。

可是当时的成吉思汗正领兵西征中亚的花刺子模沙朝,丘处机只能向成吉思汗写信问问能否在燕京相见。丘处机收到成吉思汗的回信之后,得知成吉思汗忙于西征,不能东回燕京。丘处机只好继续西行,他势要与成吉思汗见上一面。

1221年四月的时候,丘处机等人走出了居庸关,途经了漠南和中亚地区。之后众人在漠北草原拜会了铁木哥斡赤斤,然后又途经了镇海城、回纥城、昌八刺城、阿里马城、赛蓝城、撒马尔干。

到了1222年的四月,丘处机众人途经铁门关,最终抵达了大雪山八鲁湾行宫,历时两年有余的西行之路终于到了终点。丘处机擦去了脸上的风尘,觐见了成吉思汗。因成吉思汗属马,丘处机属龙,此次会面也被称为"龙马相会"。

成吉思汗在与丘处机会面交谈之后,内心油然地升起了尊敬之情。之后又三次召见丘处机,询问治国之法和养生之道。丘处机则以敬天爱民、减少屠杀、清心寡欲等道学思想作为回应。

丘处机的一言一句都在成吉思汗的内心扎了根,深深地影响了成吉思汗的思想。此后蒙古铁骑征战,大大减轻了对平民的伤害。而此时,人们才明白丘处机不远万里与成吉思汗会面的原因。他不顾年迈的身体,仍然要为天下苍生寻得一条活路,这才是道的真正意义。

之后丘处机向成吉思汗辞行,回到了宣德府。而跟随丘处机一路西行的十八名弟子之一的李志常,根据他们在一路上的所见所闻,写下了《长春真人西游记》一书。这本书详细记录了西域的山川地理、人情风俗以及丘处机等人往返西域的经过,是后人研究13世纪中亚历史与文化的第一手资料。

无解谜题

在明代版本的《西游记》中,当时的人们将《长春真人西游记》写的序放在了最前面。这就造成两个不同的西游故事交融到了一起,于是长春真人是《西游记》作者的说法就逐渐流行了起来。到了清朝的时候,人们都认为丘处机就是《西游记》的作者。

清代的诸多学者也都认同这个观点,如:汪象旭的《西游证道书》、陈士斌的《西游真诠》、张书绅的《新说西游记》、刘一明的《西游原旨》等等。这些书都中的内容都是以丘处机作为《西游记》的作者。

虚假的东西就如气球一般,始终有破灭的那一天。而用针扎破丘处机是《西游记》作者这个气球的人,是淮安学者吴玉搢。他发现了《淮安府志》中的记载,其中记载道:"淮安人吴承恩著有《射阳集》四卷册、《春秋列传序》、《西游记》。"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鲁迅、胡适对《西游记》的作者作了进一步的考证,最终肯定了吴承恩就是《西游记》的原作者。自此之后,每一本《西游记》在出版时,才写上了吴承恩的名字。

然而关于《西游记》作者是吴承恩这个观点并未得到所有人的认同,因为《淮安县志》中的记载只有简略的一句话而已,不能作为吴承恩是《西游记》作者的充分证据。但是不管《西游记》的作者是谁,这本书都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

END

图片来源于网络

喜欢本文/作者,文末赞赏一下表达支持吧!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知道点儿新故事了吗?知道你就点个赞告诉我

四大名著是谁写的

【读书者说】

作者:苗怀明(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兼任中国俗文学学副会长)

对不少读者来说,四大名著可能是其最为熟悉的古代文学作品,即便是没有看过原著,至少也曾通过电视剧、连环画乃至电子游戏等形式接触过,对里面的主要人物、重要情节并不陌生。熟悉归熟悉,但如果问起四大名著都写了什么,有何特点,有何精彩之处,不少读者未必能说出个所以然。

《四大名著导读》陈洪著商务印书馆

很多读者并不满足于仅仅熟悉里面的人物、情节,还想从中获得人生的感悟、获得审美的愉悦,这种阅读可以称之为深度阅读,它需要一些较为专业的书籍进行引导和帮助。但要找到一本适合的导读书籍并不是那么容易。读者不是专业研究者,其目的是为了更好地阅读欣赏,不需要掌握过于专业的知识,但他们毕竟有一定的文化基础,对作品有着相当的熟悉度,讲得过于浅显,则起不到导读的作用。到底应该讲哪些知识,讲到何种程度,这需要很好地拿捏。

近读陈洪教授的《四大名著导读》一书,觉得这是一本很适合大众阅读的学术普及读物。

该书是作者在大学上课的讲稿,本来就带有导读的性质,深受同学们的欢迎。因面对的是年轻的大学生,因而定位在知识性与学术性之间,做法是“不做知识罗列,也不做过于专精的研讨”。笔者觉得这个定位也适合大众。

以知识而言,无论是《三国演义》《水浒传》还是《西游记》《红楼梦》,他们的作者、版本、评点等基本问题既是读者所关心的,也是他们需要知道的,但四大名著的这些问题看似简单,实际上相当复杂的,而且往往争议很大。如何给他们介绍这类知识,这是一个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作者在这方面处理得很好。

比如《红楼梦》这一讲,第一节就专门介绍脂本和程本的来龙去脉及彼此间的异同,这些在学界是有共识的。至于两者优劣,作者避免进行无谓的表态,态度客观又保持灵活性,指出两种版本各有特色、各有短长,不必采取非此即彼的极端态度,建议采取多元的方式,以宽容的心态看待各个版本。这种引导对读者来说非常重要,正如作者所说的,脂本和程本的优劣短长本来是一个学术问题,结果变成了一个水火不容的立场之争,过多情感的投入会影响判断的准确性和科学性。在书中,作者还对《三国演义》的作者、创作动机,《水浒传》的成书与传播、金圣叹的评点,《西游记》的作者与版本等问题深入浅出地进行了介绍。

在学术性方面,无论是《三国演义》《水浒传》,还是《西游记》《红楼梦》,都是显学,每一部名著都有上百部研究专著。为便于读者接受,作者采取化繁为简、提纲挈领的写法,不求面面俱到,而是先抓住作品最为核心的特点,用一句话概括全书,然后围绕这一核心观点进行深入解读,比如《三国演义》是“民众眼中的政治军事史”,《水浒传》是“正义与野蛮的交响乐”,《西游记》是“把宗教游戏化的奇书”,《红楼梦》是“味在酸咸之外的精神盛宴”。

这种概括非常准确到位,既符合作品自身的特点,也符合读者对它们的印象,因而比较容易接受。以《西游记》为例,这部作品写到了佛教,西天取经的队伍就是由唐僧等佛教徒组成的,如来、观音等也是佛教的代表人物。同时,作品也写到了道教,玉皇大帝、太上老君等皆是道教代表人物。作品中有佛道争鸣的描写,对佛教有褒有贬,对道教也是如此。全书的宗教取向到底为何,人们的看法并不一致。作者认为,《西游记》不过是一部文学作品,并非宗教著作,小说作者吴承恩也并非虔诚的教徒。因此,吴承恩是用文学笔法将宗教“游戏化”,借助对佛教、道教的描写,表达自己对社会对人生的一些感悟。了解这一点,就可以对《西游记》中宗教描写的矛盾之处有较为合理的解释,这无疑有助于对《西游记》的理解和欣赏。对其他几部作品的概括也同样有着启发意义。

将作者对四部名著的概括放在一起观照,可以看到四部名著,较为完整地反映了古代中国人对世界、对社会、对人生的认知,反映了他们的精神世界。

《三国演义》反映的是人们对政治军事的关注,反映了他们的历史观念。《水浒传》反映的是现实人生的另一面,一个在正常社会之外的绿林世界。《西游记》反映了中国人的宗教观以及他们对未知世界的幻想。《红楼梦》则反映了古代中国人的日常生活,写出了一个家族的悲欢离合、世态炎凉。将四部小说合在一起,就能关照古代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它们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彼此之间有着内在的呼应和关联。

围绕着四大名著这些鲜明的特点,作者阐述了自己多年研读的心得体会。从专业的角度来看,书中提出的不少观点也是富有新意和深度的,这是全书的精彩之处。

比如对《红楼梦》中“玉”“石”文化的分析。作者认为,要认识贾宝玉这个艺术形象的文化意义,不妨从“石头”这个形象入手。《红楼梦》中的“石头”,有好几重身份,彼此相关联,而关联处却又不无矛盾。首先,它是整个故事的讲述者。一部《红楼梦》,是“刻在”石头上,又被空空道人从“石兄”处抄录,交给曹雪芹整理出来的。其次,它又是整个故事的在场者。贾宝玉佩戴着它走来走去,就像一台全息摄像机。石头还参与故事的演进。它幻化成玉,成了贾宝玉的标志,引申出了“金玉良缘”与“木石前盟”的冲突;当贾宝玉不满于“假”宝玉的身份,不满于“金玉良缘”的安排时,就会摔它、砸它;当贾宝玉中了魔法时,它又有祛邪镇宅的功能,等等。最奇怪的是,贾宝玉耽溺于红尘之时,它的灵性就迷失了;经痕头和尚“摩弄”一番后,它的灵性又恢复了,贾宝玉的灵性也随之恢复。也就是说,它既是贾宝玉的护身符,又与贾宝玉“通灵”。石头作为物理存在,既有坚硬不易变化的性质,又是冥顽不灵的物体。在文化构建中,这两面被赋予了比喻的意义,便有了“坚如磐石”“海枯石烂”“玉石俱焚”之类的词语。

总的来看,作为一部学术普及读物,该书在知识性和学术性之间找到了平衡,为读者提供了一种打开四大名著的方式。

《光明日报》( 2022年01月26日11版)

来源: 光明网-《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