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质为上、精益求精、诚信经营、阳光同行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偷井盖的梗怎么出来的 犯我河南者有井无盖下句

发布时间:2022-08-18 15:57 来源:台祐百科


前几天,不少人还特意发评论“看看我的属地”,这两天,新鲜劲儿就过去了,大家已经对这行用户名边儿上多出来的小字儿习以为常。


IP属地就这么无可抗拒地落户在社交网络里,境内账号显示到省级行政地区,境外账号显示所在国家和地区,从此我们每次张嘴时,都成了有来处的人


定位在省级行政地区,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旅游、出差、外来务工,人口大流动时代里,在本地而非本地人的情况太常见了。


我们都知道属地根本代表不了一个人的身份,但看动态时,眼睛又总是控制不住地往这行小字儿上溜。


一边溜一边还在心里下着判断:


啊,广东人,原来如此。


哈,上海人,怪不得说这种话。


江苏人?emmm,这感觉不太像江苏人啊。


东北人?果然,一看我就知道。


判断完了,心满意足。


那些曾经在匿名互联网上销声匿迹的地域黑标签,突然找到了可以附身的对象。


“以地取人”这事儿,就像农耕与战争一样历史悠久。


春秋战国,晏子使楚,楚王令手下绑来一个齐人,说这人在我们楚国偷盗,你们齐国是不是就是个贼窝?晏子说,“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不是我们齐人爱偷,实在是你们楚国风土不好。


诸子百家的著述里,南方蛮夷楚国专干没见识的傻事,譬如刻舟求剑、买椟还珠。而北方的商朝后裔宋国,则是拔苗助长、守株待兔的蠢人集中营。


楚人经典傻人傻事:自相矛盾


往后的几千年里,地域黑就没断过,到了民国,南方人和北方人几乎成了性格迥异的两个物种。


林语堂说北方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吾们有北方人民,他们服习于简单之思想与艰苦之生活,个子结实高大,筋强力壮,性格诚恳而忭急,喜啖大葱,不辞其臭。他们便是河南拳匪,山东大盗,以及篡争皇位之武人的生产者。”


而南方人则是过于精明,失于血勇:


“他们习于安逸,文质彬彬,巧作诈伪,智力发达而体格衰退,爱好幽雅韵事,静而少动。懋迁有无,则精明伶俐,执戟荷戈,则退缩不前,诗文优美,具天赋之长才,临敌不斗,呼妈妈而踣仆。”


淮河南北仿佛成了阴阳的两极,处处对立,截然不同。


经典上海人形象:小鞋匠喝着咖啡,把各种人生哲理挂在嘴上


当代版图里,全国各省,各有各的黑点,说起来一个也跑不了。


@渣渣郡印象最深刻的,是北京人300分上清华北大的传说。那时候少不更事,作为一个有责任心的北京孩子,他不厌其烦地在天涯上跟大家解释,清华北大不是北京人的后花园,600分你都摸不到门槛儿,然而没有人理会,大家依然欢乐地拿着300分玩梗。


@木子童感受到的河南歧视同样根深蒂固,小时候,班里有个河南来的插班同学,他一进门,老师就说“小河南来了”,班里同学跟着起哄,每天都问“你爸妈又去哪儿偷井盖了”。@木子童认识的河南朋友,其实都热情大方,谁也没有老辈人常说的偷奸耍滑,但“偷井盖”这个标签就像烙在了河南人身上。


陕西人@黄瓜汽水总得跟人解释,我们真的不住窑洞了,就算还住窑洞,也不会戴着白手巾放羊。还有来自南方的大学同学问过她,你们这儿多久能洗一次澡?听说陕西特别缺水。


东北是好勇斗狠的黑社会二人转双担圣地。


云南是宰客一把好手的黑心导游故乡。


上海人排外排到六亲不认。


河北人最大的黑点是没有黑点——在北京的光芒笼罩下,河北就像葫芦娃里的隐身娃,很多人甚至想不起它的省会在石家庄。


我们相信,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每一片被黑的土地,都有它令人眉头一皱又大呼对劲的形象代言。


上海人有小四,北京人有牛道,四川人有孙笑川,广西人有窃格瓦拉。东北喊麦大哥竞争太激烈,暂且提名一个虎哥,湖南有蒋劲夫、苏北有刘强东,山西有“人上人”带篮子,山东有雷电法王杨永信先生。


他们活在每一片地域研磨萃取后滴下的黑色汁液里,一口下去提神醒脑,能让你对那片土地的偏见再多记三分。


地域黑这事儿挺烦人,关键不在于那些离奇的黑点,而在黑人者固执己见的态度。


@黄瓜汽水有段时间,从北京去到上海工作,上海同事总爱拿牛道的“真地道”跟她开玩笑。她一遍遍地解释,我不是北京人,犯不上跟我开这门子玩笑。但同事听是听了,玩笑照讲不误,这让@黄瓜汽水烦透了,同时发现:


大多数人讲地域黑笑话,只是为了快活,根本不关心那到底是不是错误的刻板印象。


最高级的防御,莫过于进攻。


受够了无聊的地域黑,一些网友决定走黑子的路,让黑子无路可走。


他们在微博里举办了一场“家乡自黑比赛”:


网友说江苏人内斗,于是江苏人说“第一次看见自己来自江苏,竟然感觉江苏这个称呼很陌生”。


河南人说,每个河南人18岁时都要偷到18个井盖,不然不算成年。犯我河南者,有井无盖。


听说青岛人看不上山东,于是青岛人说,“IP属地一点都不准,我在青岛它却显示山东”。


福建人说,别吃我,广东人说,没错没错,我们吃福建人。


石家庄人“喂您服雾”,东北人去海南游泳不小心溺水,多亏飘在海上的大金链子才能得救。


大家说,我们是彬彬有礼的东北人,善良富足的河北人,拾金不昧的河南人,夜不闭户的新疆人,平等待人不畏权贵的北京人,温文尔雅爱护妻子的山东人,富可敌国的贵州人,忠厚老实的湖北人,体味清新素食主义的内蒙人。


各地朋友玩儿得风生水起,地域黑事业迎来伟大的文艺复兴。


微信珊瑚安全发布的公告称,显示IP属地,是因为“存在个别用户冒充热事件当事人,编造、传播不实信息”,此举“可以打击仿冒搬运、造谣传谣等行为”。


但IP属地并非不能伪造。在网上花上三五块钱,你就能实现全国各地随便更改。用IP属地防谣,好比地铁安检,威慑可能远大于实际功效。


不过IP属地显示,确实也在改变我们的生活——它不只是一个三维空间里的地理坐标,更是集体记忆里,一系列约定俗成的刻板印象集合。


说起重庆,就想到火锅


在喧闹的社交媒体上,IP属地就像一个抓手,陡然间给了争吵的人们一个堵住对方嘴巴的绝佳理由。


你是那个重男轻女省份的?怪不得发表这种仇视言论。


你不是本地人,凭什么对我们的事儿指手画脚?


IP属地在外国的人,可以评论中国新闻吗?


从某某网友,变成用某手机的某某网友,又从用某手机的某某网友,变成来自某地用某手机的某某网友——


我们在互联网的身份,正在被贴上越来越多的标签,而贴标签正是最好的分类方法。


于是我们看到,一些人渐渐沉默了,而另一些人坐在越来越狭小的抽屉里,把社交媒体当成了党同伐异的沙场。


对着那些似是而非的标签,他们厮杀得威风凛凛,满眼通红。


有时候,真的很怀念曾经的网络社区。


那是一个雷佳音会说“尼玛,北京就不一样,大街上跑鸵鸟”的时代。


有那英的“最烦装B的人”,也有杨幂的“小骚一下”。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