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质为上、精益求精、诚信经营、阳光同行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广字头与什么有关 厂字头的字与什么有关

发布时间:2022-08-17 19:45 来源:台祐百科

北京晚报·五色土 | 作者 管弦


麻,是麻类植物的统称,也直接指麻类植物的纤维。


麻种类繁多,可分大麻、亚麻、苎麻、黄麻、剑麻、蕉麻等。麻的茎皮纤维可以做纺织等原料,有些麻类的茎叶还可以食用,根茎叶可以入药。在历史长河中,可衣、可食、可药的麻,为人类的生息繁衍作出了贡献。


以麻为姓,富足与清宁同在,在纯实和奇妙中,收获平衡。


《诗经名物图解》中的“麻”(左)和“纻”(右)。纻指苎麻


(明)仇英《观榜图卷》(局部)。古时寒门举子常着麻衣,正如唐代牛希济在《荐士论》中说,“郡国所送,群众千万,孟冬之月,集于京师,麻衣如雪,纷然满于九衢。”


“麻”不麻烦


麻,是很有意思的。


由于将麻弄成织布原料需要将麻纤维一丝丝剥离出来,所以麻也引申为“纷乱”之义。于是,心乱如麻之类词语的产生,好像真是让人心累。


其实,麻,一点都不麻烦。


麻字的出现,展示的就是麻的初始而简单的模样。麻字最早出现在金文中,由厂、林构成。厂,本义为简易房屋,多是没有墙壁或只有一面墙的,还常指屋檐;林,由二木构成,本义为成片丛生的树木。厂下有林,就是麻皮挂在屋檐下面的样子。小篆和隶书又将厂字头变成了广字头。在东汉经学家、文字学家许慎看来,“广”像建筑在山崖上的房子。广字头和厂字头构成的麻,意思都是一样的。


麻,又挺直而漂亮,一点都没有烦人的样子。战国后期思想家、教育家荀况在《劝学》里说的“蓬生麻中,不扶而直”,展现的就是麻对蓬的良好影响。蓬草长在麻田里,不用扶持,都自然挺直。生活在好的环境里,就能够得到健康成长。而一个好环境,是多少人祈盼拥有的呀。麻营造的,就是优良氛围。在这样的美境中,亚麻的紫蓝或茜红的五瓣花、苎麻的细穗青花、黄麻的黄色小花,等等,全迎着夏天的和风,展露笑颜。


麻,还很有用,这更让人顺心,例如亚麻。早在约一万年以前,古埃及人就开始在尼罗河流域种植亚麻了。大约在1854年,人们在瑞士湖底发现了距今一万年以前的亚麻残片,这是世界上发现的最古老的亚麻织物。大约公元前3000年,早期的农牧耕作者利用尼罗河流域丰产的亚麻,生产出质量较高的亚麻布,成为古埃及人主要的服装材料。当时亚麻染色较难,故古埃及服装以白色调为多见。古埃及人还将一种白草灰溶于牛奶中,制成染料,织造洁白飘曳的亚麻布,用于女孩出嫁。想来,穿上那样的白,是多么能够体现爱情的高贵和纯洁呀。婚姻的仪式感,有了亚麻,格外隆重。


亚麻纤维成为世界上最古老的纺织纤维。在现代人眼里,它强韧、柔细,具有吸湿性强、散热快、耐摩擦、抗过敏、耐高温、不易燃、不易裂、导电性小、吸尘率低、抑菌保健等独特优点。穿上亚麻制作的衣服,那种平滑整洁和飘逸舒适,令人神清气爽。亚麻纤维制成的织物现代的用途也广泛,除了高级服装面料外,还可以用作装饰织物、桌布、床上用品和汽车用品等。


不管是在古人还是在现代人心中,麻,不但不麻烦,反而丰富可爱。


中国的古人也很早就爱种植麻,多为苎麻。苎麻也是全身有用,茎纤维可以制作粗布,即纻;叶可以作蔬菜食用,还可以和根一起作药用,发挥清热解毒、安心除烦、止血散瘀等功能。古人还把苎麻长得最多最好的一个地方命名为麻邑(约为现安徽砀山)。春秋时期,楚国君主将麻邑封给一位姓熊的贵族,这位贵族做了麻邑的首领,其家族均在麻邑繁衍,其中一位后人,名叫熊婴,颇有才干,是春秋中期楚国公族大夫,后也食采于麻邑,被称为麻婴。麻姓,即因麻婴而产生。麻婴的后裔子孙以先祖封邑名称为姓氏,称麻氏。又因为敬仰麻婴,麻姓人都遵麻婴为麻姓始祖。东汉学者应劭记载道:“麻氏,齐大夫麻婴之后,汉麻光为御史大夫,又麻达注《论语》。”一笔就记下了三位麻姓名人。


身为植物,麻可变成衣物、食物、药物、地名、姓氏等。麻,就这样有了富足的仪态,一路走来了。


“麻”质清静


亚麻的清宁、苎麻的纯实,让麻姓,懂得何为清静心。


清静心,也分由来,有的人可以说是天生具备此潜质,算作素来具有,有的则是历经磨难,看透世事,终于顿悟。


唐代画家麻居礼应该属于前者,他从小就喜欢清静,热爱绘画。绘画,又让他更加心静。沉浸在绘画之类的艺术活动中,也确实有个好处,可以少见一些不想见的人,少讲一些废话,不浪费精气神。麻居礼长大后,尤其善画佛像,画工细腻传神,声迹甚高。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与佛像的亲近中,他更有了一颗清静心。


金代文人、医家麻九畴(公元1183年-1232年)的清静,则是历经沧桑之后的回归,大约算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代表了。麻九畴,字知几,号征君,初名文纯,他三岁识字,七岁能写草书,写的大字有到几尺的,故他少时就颇有名气,被世人当作神童。金朝第六位皇帝完颜璟(即金章宗)召见他,看他坦诚无畏地走进宫殿时的样子,不禁问道:“你进宫殿中来也不惧怕胆怯吗?”麻九畴回答说:“君臣,是父子。儿子难道害怕父亲吗?”金章宗听了,既惊奇,又满意。麻九畴未成年就入了太学,文名也很大。


金军南渡之后,麻九畴开始集中精力自学古学。他精通五经,以《周易》《春秋》见长,还喜爱北宋哲学家、易学家邵雍的《皇极经书》,喜欢算术、卜筮、射覆等,文章也写得精密奇健,诗尤其工整细致,可谓文理俱佳。兴定末年(公元1222年),麻九畴在开封府参加考试,获词赋第二名、经义第一名,因而更是声誉大振,妇孺皆知。可惜,他参加朝廷考试时,却因故被贬退。此事过后,麻九畴不再参加科举考试,为了回避诽谤和嫉妒,连诗歌也不写了。


在世事的磨砺中,性情飘逸、好恶分明的麻九畴,深知自己终不能与俗人为伍,虽然被人举荐当了几年官,但还是很快又称病请辞,开始了隐居生活。


隐居后的麻九畴,喜欢了医道,与医药学家张从正交往过甚。张从正(公元1156年-1228年),字子和,号戴人,是金元四大家之一。金元四大家是指中国古代金元时期的四大医学流派,即除了张从正的攻邪说,还有刘完素的火热说、李东垣的脾胃说、朱震亨的养阴说。张从正融会贯通了刘完素的学术观点,对于汗、吐、下三种治法的运用有独到的见解,形成了以攻邪治病为主的独特风格,又被称为攻邪派代表。


麻九畴跟随张从正,学医,采药,疗疾,还为张从正所写的医书润色。张从正一生著述颇丰,比较有代表性的《儒门事亲》,就是麻九畴参与编著的。《儒门事亲》秉承张氏“唯儒者能明其理,而事亲者当知医”之思想,成书于公元1228年,共十五卷,前三卷为张从正亲自撰写,其他各卷由张从正口述,经麻九畴等人记录、整理而成。


对于麻九畴来说,隐居后的生活,才是真正的生活。似麻,细腻而柔软,轻舞在山间。


“麻”有多面


当然,麻也具多面性,大麻即是如此。


大麻原产于亚洲中部,在中国也种植得早。和亚麻、苎麻一样,大麻也用途广泛,还韧性强、价值较高,其种子可制成食用油,其纤维可制成绳索、渔网、粗布衣料等。大麻最重要的特性,就是作为精神活性物质的用处,可以让使用者产生愉悦感,甚至置身于极度兴奋之中。


正是由于这一特质,大麻呈现出两方面状态:可以成为治疗疾病的良药,能够缓解严重的肌肉痉挛与疼痛、烦躁与疲劳、情绪障碍、厌食等症状;也可以成为最危险的药物之一。长期大剂量使用大麻会上瘾中毒,引发脑部疾病、免疫系统抑制、神经系统疾病和严重的行为损伤等,一旦停吸还会产生严重的心理和生理依赖,出现戒断症状,如幻觉、妄想、头痛、颤抖、出汗、胃痛、恶心、腹泻、坐立不安、睡眠障碍、精神失常等,甚至危及生命。所以,大麻与其他毒品没有根本区别。


可用,也危险,成为大麻的标志。这种标志,在麻姓中,也依稀可见。例如,后赵太原人麻秋。


麻秋是赵武帝石虎手下的将军,因他是胡人,也被称为麻胡。胡人是中国古代对北方边地及西域各民族的称呼,不过这种称呼还是带有蔑视、不屑之意的。据记载,麻胡杀人如麻,暴戾残忍,令人恐惧。有做母亲的,就以麻胡之名,来吓唬啼哭的孩子。唐代小说家张鷟的《朝野佥载》有这方面的记载:“后赵石勒将麻秋者,太原胡人也,性虓险鸩毒。有儿啼,母辄恐之麻胡来,啼声绝。至今以为故事。”麻胡竟是如此“威名震四方”。从教育角度来说,这种母亲的教育方法令人担忧,这小孩就更可怜了,小小年龄就被迫“领悟”了一个名字的“意义”。


麻秋并不是毫无可取之处,他英勇善战,征战时驻军而修筑的城,如麻一般密实牢固,又被称为麻城。他也懂义气,《资治通鉴》记载道:“麻秋之克金城也,县令敦煌车济不降,伏剑而死。秋又攻大夏,护军梁式执太守宋晏,以城应秋,秋遣晏以书诱致宛戍都尉敦煌宋矩。矩曰:‘为人臣,功既不成,唯有死节耳!’先杀妻子而后自刎。秋曰:‘皆义士也。’收而葬之。”麻秋攻克金城时,面对不肯投降而自杀的金城县令车济和宛戍都尉宋矩,他也由衷敬佩,认为他们都是义士,命人好生安葬了他们。


植物与姓名的关系,就是这样奇妙的。有时候,有的人完全不知道,自身,会和植物发生千丝万缕的关系,并于冥冥之中,深深浅浅地显现出来。


麻,终于在宁静安详与丰富多面中,达成平衡。我们,也透过这如麻的网,看见麻居礼在精工细作,描绘清宁和长久;看见麻九畴与张从正为伴,行医著说,帮助他人,成就自己。他们都挣脱了如麻一般的枷锁,拥有了同麻一样的顺意安宁。他们的内心,获得了别样的清静和朗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