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质为上、精益求精、诚信经营、阳光同行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泪如什么填一个字 泪如什么一个字填空

发布时间:2022-08-17 19:27 来源:台祐百科


豪放词是宋词的一个流派,与婉约词并为宋词两大流派。


豪放派特点大体是创作视野较为广阔,气象恢弘雄放,喜用诗文的手法、句法写词,语词宏博,用事较多,不拘守音律。


宋代南渡之后,由于时代巨变,悲壮慷慨的高亢之调应运发展,陈与义、叶梦得、朱敦儒、张孝祥、张元傒、陈亮、刘过等人承流接响,蔚然成风。


豪放词派不但震烁宋代词坛,而且广泛地影响词林后学,从宋、金直到清代,历来都有标举豪放旗帜,大力学习苏、辛的词人。


豪放词的发展,为当时“诸君傅粉涂脂,问南北战争都不知”的奶油小生横行的社会注入了一股豪迈之气。



《渔家傲·秋思》


【宋】范仲淹


塞下秋来风景异,


衡阳雁去无留意。


四面边声连角起。


千嶂里,


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


燕然未勒归无计。


羌管悠悠霜满地。


人不寐,


将军白发征夫泪。


从词史上说,此词沉雄开阔的意境和苍凉悲壮的气概,对苏轼、辛弃疾等也产生了影响,可谓开豪放词先声之作。


上片描绘边地的荒凉景象。首句指出“塞下”这一地域性的特点,并以“异”字领起全篇,为下片怀乡思归之情埋下了伏线。


下片写戍边战士厌战思归的心情。前两句含有三层意思:“浊酒一杯”扑不灭思乡情切;长期戍边而破敌无功;所以产生 “归无计”的慨叹。接下去,“羌管悠悠霜满地”一句,再次用声色加以点染并略加顿挫,此时心情,较黄昏落日之时更加令人难堪。内情外景达到了水乳交融的艺术境界。



《江城子·密州出猎》


【宋】苏轼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


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


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


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北宋中后期苏轼大力提倡写壮词,豪放派由此进入第二阶段即奠基阶段。南宋词论家王灼说苏轼作词“指出上天一路,新天下耳目,弄笔者始知自振。”张炎《词源》将“豪放词”与“雅词”对举。


此词是宋代文学家苏轼于密州知州任上所作的一首词。表达了强国抗敌的政治主张,抒写了渴望报效朝廷的壮志豪情。


首三句直出会猎题意,次写围猎时的装束和盛况,然后转写自己的感想:决心亲自射杀猛虎,答谢全城军民的深情厚意。下片叙述猎后的开怀畅饮,并以魏尚自比,希望能够承担卫国守边的重任。


结尾直抒胸臆,抒发杀敌报国的豪情。全词“狂”态毕露,虽不乏慷慨激愤之情,但气象恢弘,一反词作柔弱的格调,充满阳刚之美。



《六州歌头·少年侠气》


【宋】贺铸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


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


一诺千金重。推翘勇,矜豪纵。


轻盖拥,联飞鞚,斗城东。


轰饮酒垆,春色浮寒瓮,吸海垂虹。


闲呼鹰嗾犬,白羽摘雕弓,狡穴俄空。乐匆匆。


似黄粱梦,辞丹凤;明月共,漾孤蓬。


官冗从,怀倥偬;落尘笼,簿书丛。


鹖弁如云众,供粗用,忽奇功。


笳鼓动,渔阳弄,思悲翁。


不请长缨,系取天骄种,剑吼西风。


恨登山临水,手寄七弦桐,目送归鸿。


苏轼之后,经贺铸中传,加上靖康事变的引发,豪放词派获得迅猛发展,集为大成。这是第三阶段即顶峰阶段。这一时期除却产生了豪放词领袖辛弃疾外,还有李纲,陈与义,叶梦得、朱敦儒、张元干、张孝祥、陆游、陈亮、刘过等一大批杰出的词人。他们词风慷慨悲凉,相激相慰,以爱国恢复的壮词宏声组成雄阔的阵容,统治了整个词坛。


此词作于北宋哲宗元祐三年(1088)秋。当时西夏屡犯边界,贺铸在和州任管界巡检。虽然位卑人微,却始终关心国事。眼看宋王朝政治日益混乱,新党变法的许多成果毁于一旦;对外又恢复了岁纳银绢、委屈求和的旧局面,以致西夏骚扰日重。面对这种情况,词人义愤填膺,又无力上达,于是挥笔填词,写下了这首感情充沛、题材重大、在北宋词中不多见的、闪耀着爱国主义思想光辉的豪放名作。



《贺新郎·送胡邦衡谪新州》


【宋】张元干


梦绕神州路。


怅秋风、连营画角,故宫离黍。


底事昆仑倾砥柱,九地黄流乱注。


聚万落千村狐兔。


天意从来高难问,况人情老易悲难诉。


更南浦,送君去。


凉生岸柳催残暑。


耿斜河,疏星残月,断云微度。


万里江山知何处?回首对床夜语。


雁不到,书成谁与?


目尽青天怀今古,肯儿曹恩怨相尔汝!


举大白,听《金缕》。


绍兴八年为胡铨因谏议和而被贬至福州,由于遭秦桧迫害,移新州编管。张元干作此词为胡铨壮行,后因此词而被捕下狱,并被削职为民。词极慷慨愤激,忠义之气,溢于字里行间。



《六州歌头·长淮望断》


【宋】张孝祥


长淮望断,关塞莽然平。


征尘暗,霜风劲,悄边声。


黯销凝。追想当年事,殆天数,非人力;


洙泗上,弦歌地,亦膻腥。


隔水毡乡,落日牛羊下,区脱纵横。


看名王宵猎,骑火一川明,笳鼓悲鸣,遣人惊。


念腰间箭,匣中剑,空埃蠹,竟何成!


时易失,心徒壮,岁将零。


渺神京。干羽方怀远,静烽燧,且休兵。


冠盖使,纷驰骛,若为情!


闻道中原遗老,常南望、翠葆霓旌。


使行人到此,忠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此词写临淮观感,通过国土形势的纵览,谴责批评了朝廷的苟安政策,抒发了强烈的忠愤报国之情。上片描写了沦陷区的凄凉景象和敌人的骄纵横行。北望中原,山河移异。金人南侵,举火宵猎,笳鼓悲鸣,几千年文化之邦沦为犬羊窟穴。下片写南宋朝廷苟且偷安,中原父老渴望光复,自己的报国志愿难以实现。边境上冠盖往来,使节纷驰,一片妥协求和的气氛,使作者为之痛心疾首。全词格局阔大,声情激壮,笔饱墨酣,淋漓痛快,为南宋初期豪放词中名篇。



《贺新郎·甚矣吾衰矣》


【宋】辛弃疾


甚矣吾衰矣。


怅平生、交游零落,只今馀几!


白发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间万事。


问何物、能令公喜?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情与貌,略相似。


一尊搔首东窗里。


想渊明《停云》诗就,此时风味。


江左沉酣求名者,岂识浊醪妙理。


回首叫、云飞风起。


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


知我者,二三子。


辛弃疾是豪放词的集大成者,豪放词最具代表性的人物。此词作于宋宁宗庆元四年(公元1198年)左右。此时辛弃疾被免官闲居已经四年。


全词在一个个典故的层叠中抒发了词人昂扬激越的豪放情怀,表达了罢职闲居时的寂寞与苦闷的心情。


这首词几乎句句用典,却能熟练化用典故和前人词句,浑然天成,有千锤百炼之功。


全词在典故的层叠中抒发了词人无人能及的豪放情怀。范开称许:“公一世之豪,以气节自负,以功业自许。”——《稼轩词序》



《贺新郎·寄辛幼安和见怀韵》


【宋】陈亮


老去凭谁说?


看几番,神奇臭腐,夏裘冬葛!


父老长安今余几?后死无仇可雪。


犹未燥,当时生发!


二十五弦多少恨,算世间,那有平分月!


胡妇弄,汉宫瑟。


树犹如此堪重别!


只使君,从来与我,话头多合。


行矣置之无足问,谁换妍皮痴骨?


但莫使伯牙弦绝!


九转丹砂牢拾取,管精金,只是寻常铁。


龙共虎,应声裂。


词的上片主旨在于议论天下大事。首句“老去凭谁说”,写知音难觅,而年已老大,不惟壮志莫酬,甚至连找一个可以畅谈天下大事的同伴都不容易。词人借此一句,引出以下的全部思想和感慨。他先言世事颠倒变化,雪仇复土无望,令人痛愤;下片则重叙友谊,二人从来志同道合,今后还要互相鼓励,坚持共同主张,奋斗到底。



《满江红·怒发冲冠》


【宋】岳飞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这首词代表了岳飞“精忠报国”的英雄之志,表现出一种浩然正气、英雄气质,表现了报国立功的信心和乐观主义精神。词里句中无不透出雄壮之气,充分表现作者忧国报国的壮志胸怀。这首爱国将领的抒怀之作,情调激昂,慷慨壮烈,充分表现的中华民族不敢屈辱,奋发图强,雪耻若渴的神威,成为反侵略战争的名篇。



《六州歌头·题岳鄂王庙》


【宋】刘过


中兴诸将,谁是万人英?


身草莽,人虽死,气填膺,尚如生。


年少起河朔,弓两石,剑三尺,


定襄汉,开虢洛,洗洞庭。


北望帝京,狡兔依然在,良犬先烹。


过旧时营垒,荆鄂有遗民。


忆故将军,泪如倾。


说当年事,知恨苦:不奉诏,伪耶真?


臣有罪,陛下圣,可鉴临,一片心。


万古分茅土,终不到,旧奸臣。


人世夜,白日照,忽开明。


衮佩冕圭百拜,九泉下、荣感君恩。


看年年三月,满地野花春,卤簿迎神。


全词热烈赞扬了岳飞为南宋王朝的中兴所作的奉功伟绩和他“精忠报国”的爱国品质,表达了对迫害忠良的投降派的强烈鞭达;词人不光为英雄一哭,更是为了寄希望于当时的宁宗皇帝,激励和鼓舞长期受到压抑的主战派将领抗敌御侮的决心,实现社稷一统的宿愿。整首词写得大气磅礴,气势凛然,围绕凭吊的主旨,将一首长调写得气脉贯通,一气呵成。



《贺新郎·送陈真州子华》


【宋】刘克庄


北望神州路,


试平章、这场公事,怎生分付?


记得太行山百万,曾入宗爷驾驭。


今把作握蛇骑虎。


君去京东豪杰喜,


想投戈下拜真吾父。


谈笑里,定齐鲁。


两河萧瑟惟狐兔。


问当年、祖生去后,有人来否?


多少新亭挥泪客,谁梦中原块土?


算事业须由人做。


应笑书生心胆怯,


向车中、闭置如新妇。


空目送,塞鸿去。


刘克庄写这首词给他友人陈子华送行,热切地期望陈子华此去能为收复失地做出贡献,表达了作者渴望收复中原的壮志。这首词用事带典很多,尤其是下阕,几乎句句用事,然不显堆垛,用得圆熟,用得贴切,这正是辛派词人一路的风格。作者化典用事,加深了词的悲愤苍凉的气氛,在语意、文气上一脉相承,使全词充满了一股梗概之气。



《沁园·至元间留燕山作》


【宋】文天祥


为子死孝,为臣死忠,死又何妨。


自光岳气分,士无全节,


君臣义缺,谁负刚肠。


骂贼睢阳,爱君许远,


留得声名万古香。


後来者,无二公之操,


百炼之钢。


人生翕欻云亡。


好烈烈轰轰做一场。


使当时卖国,甘心降虏,


受人唾骂,安得留芳。


古庙幽沈,仪容俨雅,


枯木寒鸦几夕阳。


邮亭下,有奸雄过此,


仔细思量。


文天祥是南宋著名爱国英雄、文学家,这首词延续了他爱国诗作的风格,大气磅礴,慷慨激昂,为宋代豪放词留下了最后一抹余晖,随其人,成为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