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质为上、精益求精、诚信经营、阳光同行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黄渤演的电视剧(锋刃电视剧免费观看)

发布时间:2022-08-16 15:51 来源:台祐百科

黄渤袁泉《锋刃》1-40集分集剧情至大结局:


黄渤袁泉《锋刃》1-40集分集剧情至大结局:


第1集-沈西林与张金辉舞厅起争执


1939年,天津虽然已被日军侵略,但租界依然歌舞升平繁华如昔。商界大享沈西林来到歌舞厅消遣,一个杀手寻找机会想暗杀武爷,沈西林及时出手制服杀手,武爷对沈西林充满感激,两人回到舞厅谈话之时张金辉来到舞厅里面抓人。沈西林见张金辉为人太嚣张,心中升起不满与张金辉发生争吵,张金辉一时怒气想带走沈西林,紧急关头武爷出面替沈西林撑腰,张金辉见沈西林与武爷 关系不同寻常,赶紧转变态度与沈西林言和,沈西林趁机提议武爷将杀手转到其它警局,张金辉来舞厅的责任就是将杀手带走,沈西林公然与张金辉叫板,张金辉面 子上过不去再次与沈西林发生争吵。


乘车坐在舞厅外面的潘主任将张金辉唤了出来,张金辉气急败坏向潘主任提起沈西林,潘主任劝说张金辉不要跟财大势大的沈西林闹翻。代号“影子”的地下党员与两个同伴在酒楼秘密议事,三人计划除掉武田,中统局特工负责人老谭忽然从酒楼包厢走了进来,三人见有警察赶来,其中两 人上前与老谭谈判,老谭手握警棍面色严肃站在包厢门口,两个地下党员以后老谭想要钱,坐在桌边的影子从身上掏出一叠钱让同伴递给老谭,老谭接过钱拿在手中 依然没有离去,而是坐在桌前与影子谈话。影子计划跟一个联络人见面,老谭一本正经向影子说了几句接头的暗语,影子见坐在面前的老谭就是接头人,脸上升起惊讶难以置信打量老谭。通利码头,两名日军长官敬迎武田,武田穿着便衣从船上下来走到两名日军长官身边,两名日军长官不认识武田,武田一脸客气与两名日军长官打招呼, 两名日军长官狗眼看人低怒斥武田,武田见手下人认不出他的身份,只得从身上掏出一本身份证明给两个手下看,两个手下看完证件大惊失色向武田赔礼道歉,武田 和蔼可亲教育了两个手下几句坐车离去。


老谭与同伴商量除掉武田,同伴已经计划好在一天内除掉武田,行事老到的老谭认为同伴想法太天真不可能轻易除掉武田。武田在手下人的陪同下在回城路上遇袭,几个地下党员被日军以及张金辉等人击毙,老谭与同伴赶来的时候几个地下党员已经一命呜呼。武田继续坐车向前行进,路上车队再次遇袭,两个穿着中山装的男青年站在一幢楼顶对日军车队射弹弓,日军车队遇袭一片大乱,武田乘坐的汽车玻璃窗亦被弹弓击破。两个男青年心知日军人多势众不能硬碰硬,偷袭结束两人转身逃走。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81695000,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


第2集-沈西林杀害潘主任


武田在手下人的陪同下在回城路上遇袭,几个地下党员被日军以及张金辉等人击毙,老谭与同伴赶来的时候几个地下党员已经一命呜呼。武田继续坐车向前行进,路上车队再次遇袭,两个穿着中山装的男青年站在一幢楼顶对日军车队射弹弓,日军车队遇袭一片大乱,武田乘坐的汽车玻璃窗亦被弹弓击破。两个男青年心知日军人多势众不能硬碰硬,偷袭结束两人转身逃走。袭击武田的两个男青年都是学生,其中一个学生叫韩子生,韩子生上完课回到家中向父亲讲述袭击日本人的经过,韩父担心韩子生惹出大麻烦,勃然大怒责骂了韩子生一顿。


沈西林奉潘主任命令与三个官员打麻将,三个官员极有可能跟敌特有来往,沈西林与三人坐在桌前一边打麻将一边谈天说地,在聊天过程中沈西林提起几个官员做生意赔了本钱的事情,几个官员扫兴之极提醒沈西林打麻将的事情不要谈一些不开心的话题。沈西林是商界大享生意做得很大,几个官员能跟沈西林交往陪感荣幸,沈西林没有把几个官员的话放在心上,继续一边打麻将一边谈论一些敏感的话题,谈着谈着沈西林谈到中统特工相关话题,几个官员见沈西林堂而皇之谈论一些敏感话题,人人面色一变一扫谈笑风生的姿态。其中一个官员忽然起身拿出匕首劫持沈西林,另外两个官员冲到隔壁房间袭击负责监听的潘主任,潘主任计上心来扮出一副魂不附体的模样瘫坐在地上,另外一个房间的沈西林面不改色与持刀官员谈话,持刀官员想除掉沈西林,沈西林身手不凡制服持刀官员。潘主任在另一个房间被一名杀手摁在地上无法动弹,杀手举起匕首扎入潘主任的胸脯里面,沈西林拿着手枪来到房外看着杀手捅刺潘主任,潘主任其实是一名汉奸卖国求荣,沈西林看着杀手将匕首扎入潘主任胸脯里面才开枪,杀手听到枪声起身逃跑,潘主任临死之前意识到沈西林不是中统局的人而是共产党的人。


潘主任的手下张金辉闻讯赶来想逮捕沈西林,沈西林掏出一张国民党高层的委任令展示在张金辉面前,张金辉让手下人建民打电话给高层核实沈西林的身份,建民转身离去片刻归来证实沈西林确实是高层委任的新官员。日军军粮被中国人炸毁,武田先是到现场察看清理情况,接着回到总部唤来张金辉嘉奖,张金辉在日军军粮被炸的时候奋不顾身阻拦行凶者,武田决定好好奖励张金辉,除了奖励张金辉,武田安排张金辉跟踪监视一个叫方君年的记者,方君年很有可能是地下党员,武田想让张金辉找到证据抓捕方君年。


第3集 方君年跳楼自杀


张金辉来到武田的办公室,武田叮嘱张金辉想办法留意方君年,方君年疑似一名地下党员,武田叮嘱张金辉想办法寻找方君年反日的证据,张金辉脸上升起为难的神色没有立即同意武田的要求,沈西林是张金辉的上级,张金辉心知做任何事情之前都得请示沈西林。韩子生放学回家遇到父亲,韩父提议先跟韩子生在街上走一圈再回家,韩子生推着自行车与父亲边走边聊,韩父在行走过程中提起已经去世的韩母,韩子生没有心情跟父亲聊天,叫苦不迭提议跟父亲赶紧回家吃饭,韩父见韩子生不愿意在街上散步,只得坐到自行车后座上跟韩子生回家。韩子生骑着自行车来到一处挂着邮箱的门前,韩父从身上掏出一封信让韩子生将信放到邮箱里面,韩子生已经帮助父亲放了很多次信,韩父从来没有告诉韩子生放信的原因。


方君年穿着风衣戴着礼帽出门,几个张金辉的手下杀气腾腾追赶方君年,方君年在慌乱中奔入到一条胡同里面,沈西林及时出现带领方君年避开张金辉的手下。张金辉在沈西林的帮助下离开胡同来到一条街区,沈西林站在不远处保护方君年,几个特工人员在街上发现了方君年,方君年逃到一处楼顶上当众跳楼自杀。张金辉打电话给武田,武田不久之前安排张金辉想办法抓捕方君年,方君年是一名记者极有可能是地下党员,张金辉在抓捕过程中导致方君年跳楼死亡。韩子生与同学们坐在音乐室听莫老师弹钢琴,莫老师长得年轻漂亮非常讨男学生们的喜爱,尤其是韩子生,莫老师认真弹琴的时候韩子生一脸痴情注视莫老师,坐在旁边的一个同学与韩子生嘻嘻哈哈低声说话,韩子生与同学吵闹的时候不时痴情的看向莫老师。


正当所有人沉浸在美妙的乐曲声中,张金辉带着几个手下来到音乐室里面,韩子生的同学见有几个警察模样的人来学校,心中一紧以为要跟韩子生一起被警察抓走,不久之前韩子生与同学在路上向日军长官武田的汽车弹射石头,张金辉忽然带着几个手下来学校,韩子生同学以为警察正是因为武田遇袭才来学校。让韩子生意料不到的是,张金辉无视所有学生,而是当场抓走了正在教学生弹琴的莫老师。方君年死去不久,韩子生的父亲也遭到敌特毒手,韩子生闻讯赶来的时候父已经死亡,老谭与韩父同为警察交情很深,韩父被敌特杀害,老谭表面上面色平静,其实内心早已悲痛欲绝无以复加。


第4集 莫燕萍险些上吊自杀


莫燕萍被张金辉押到牢房里面审讯,张金辉见莫燕萍不肯招供,只得让手下人强暴莫燕萍,莫燕萍猜出张金辉的意图,心中升起焦急继续强调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张金辉不相信莫燕萍,继续让手下人脱莫燕萍的衣服。莫燕萍在张金辉的手下手中挣扎之时,沈西林从牢房旁边经过一脸为难看着呼叫的莫燕萍,莫燕萍即将被张金辉的手下强暴,沈西林思虑片刻回到办公室打电话给一个手下,要求手下人立即传唤张金辉。张金辉来到沈西林的办公室,沈西林计上以来找了很多话题跟张金辉谈,谈完所有话题沈西林趁机提出亲自审讯莫燕萍,张金辉见沈西林身为重要官员亲审莫燕萍,心中虽然疑虑重重,但也只得听从沈西林的命令。


沈西林来到牢房里面审讯莫燕萍,莫燕萍眼中流露出期盼向沈西林求助,沈西林心知不能出面搭救莫燕萍,表面上扮出一副无情的模样吩咐手下人扒掉莫燕萍的外衣,莫燕萍见沈西林也是日军的走狗,脸上升起失望回答沈西林提出的问题。武田将沈西林等人召集到会议室开会,日军虽然已经占领天津,但依然有很多反日地下党员正在策划许多行动,武田将代号叫“影子”的地下党员相片递给张金辉看,“影子”不久之前曾经策划暗杀武田的行动,日军拍下了“影子”的背影相片,张金辉拿起相片放在眼前仔细观瞧。会议结束张金辉等人相继离去,武田叫住准备跟着众人离去的沈西林,沈西林是重要官员级别很高,武田拿出一张有三个中国人合影的相片放在沈西林面前,相片里面是老谭与韩树林以及武田三人合影的相片,三人曾是同学在国外一起进修,老谭回国在天津当警长负责治安,武田不知道老田已经改名,只知道老谭原来的名字叫范江海。


“影子”是老谭的徒弟,武田意识到“影子”做计划周密的暗杀行动得益于师傅老谭的指点,徒弟尚且如此厉害,身为师傅的老谭自然更是日方的心患大患,武田希望沈西林能想办法策反“影子”为日方所用。莫燕萍获释回到住处,当天晚上莫燕萍回到住处上吊想自杀,幸好一个友人归来救下了莫燕萍。夜幕降临,老谭与老韩见面,老韩是一名地下党员不知道老谭的真实身份,老谭向老韩报上真实姓名,老韩得知老谭就是范江海,脸上升起惊讶意识到老谭也是一名地下党员。两人未及好好谈话,一伙特务忽然赶了过来,老谭吓得赶紧带着老韩逃跑,老韩在逃跑过程中中枪受伤被老谭带到一辆汽车上。


黄渤袁泉《锋刃》1-40集分集剧情至大结局:沈西林暗中照顾莫燕萍


第5集 沈西林暗中照顾莫燕萍


老谭扶着受伤的韩培均到汽车上避难,韩培均已是身受重伤奄奄一息,特工随时有可能赶过来,韩培均催促老谭杀死他,老谭坐在汽车上心如刀割没有 同意韩培均的要求,韩培均转眼功夫死在车上。


韩子生在路上行走遇到一个小孩,小孩来到韩子生身边,提醒韩子生到附近的酒楼跟一个中年男人见面,中年男人坐在酒楼里面等侯韩子生,韩子生一脸 狐疑坐在中年男人身边,中年男人自称姓周拿出一包钱送给韩子生,韩子生对周先生产生了疑心,周先生自称跟韩父是好朋友,韩父生前帮助周先生做了很多事情, 周先生是抱着感恩的心送钱给韩子生。


韩子生依然不肯要周先生送的钱,周先生只得将钱放下起身离去,韩子生看着周先生离开酒楼,伸手拿起装着钞票的信封。


武田召开会议宣布只要有人能策反一些敌人就能获得一千大洋奖励,张金辉态度积极向武田保证一定会尽心尽力为日军效力。


武田邀请沈西林到家中做客,沈西林不久之前私自放走了莫燕萍,武田对沈西林的行为感到不解,沈西林计上心来谎称当时使用进口测谎仪测试莫燕萍,莫燕萍确实什么也不知道。 武田送走沈西林站在天台与手下人谈话,沈西林虽然在武田面前隐藏得很深,但武田依然不太信任沈西林。


莫燕萍心情失落坐在床上,好友茹玉亲自煮了一碗粥端到床边,莫燕萍没有心情进食,茹玉语重心长劝说莫燕萍应该喝碗粥增加体力,莫燕萍因为方君年去世再加上不久之前坐牢险被特务强暴,整个人已经临近崩溃边缘。


茹玉见莫玉萍不愿意喝粥,脸上升起无奈只得准备离去,离去之前茹玉再次开导莫燕萍,莫燕萍是因为被特务差点强暴才情绪低落,茹玉身为风尘女子早已将个人贞洁看得很淡,莫燕萍只是差点被强暴就跟已经被强暴没有区别,茹玉哭笑不得提醒莫燕萍的思想不要太保守。 自始自终莫燕萍一句话也不说,茹玉无可奈何转身离去,莫燕萍抬头看着挂在墙上的相框,相框里面放着一张方君年与莫燕萍合影的相片,看着挂在墙上的相框,莫燕萍的眼框慢慢渗出泪水。 沈西林将茹玉约到汽车上,茹玉向沈西林讲述莫燕萍的情况,沈西林非常关心莫燕萍,从身上掏出一包钱递给茹玉,茹玉接过钱非常开心,沈西林叮嘱茹玉好好照顾莫燕萍。


茹玉以为沈西林对莫燕萍有意思,计上心来勾引沈西林,沈西林没有被茹玉引诱,而是提醒茹玉以后需要钱就跟他说一声,他会不遗余力给钱给茹玉照顾莫燕萍。


第6集


茹玉以为沈西林对莫燕萍有意思,计上心来勾引沈西林,沈西林没有被茹玉引诱,而是提醒茹玉以后需要钱就跟他说一声,他会不遗余力给钱给茹玉照顾莫燕萍。老栓与老周秘会,两人都是地下党员准备招收新的助手,韩子生正好在电话局工作,老栓觉得可以招纳韩子生入伍成为一名地下党员,韩子生的父亲生前也是一名地下党员,老栓非常相信韩子生的为人。老周思虑片刻决定先安排韩子生做一些初级工作,如果韩子生真心为地下党效力,老周再安排更复杂危险的工作给韩子生。韩子生来电话局报到,负责人领着韩子生来到大厅局,几个工作人员正在大厅工作,负责人提醒韩子生不能轻易操作一些德国造的机器,如果机器坏了就得请德国技术员来中国修理机器,电话局的负责人心知德国技术员目空一切非常难侍侯。


茹玉来莫家照顾莫燕萍,莫燕萍神色憔悴无心进食,茹玉来了火气挖苦了莫燕萍一番,莫燕萍挨了一顿挖苦依然不想进食,茹玉火冒三丈将一把剪刀塞到莫燕萍手中,莫燕萍拿起剪刀想自杀,结果无法下手捅破自己的身体。茹玉见莫燕萍果然还是想活下去,趁机将莫燕萍拉到镜子面前,提醒莫燕萍好好观看镜中憔悴的自己,在茹玉的提醒下,莫燕萍恍然大悟意识到自己即然不想死就得好好活下去。茹玉再次来到莫家照顾莫燕萍,莫燕萍穿上干净的衣服梳好头发迎接茹玉,茹玉见莫燕萍已经走出心理阴影,喜出望外打量装扮一新的莫燕萍,莫燕萍已经几天没有吃饭想好好吃一餐饭,茹玉欢天喜地进屋为莫燕萍做饭。


沈西林与武田谈起范江海,范江海曾是武田的同学,回国之后范江海神秘失踪下落不明,武田并不知道范江海已经改名换姓在天津当警察。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沈西林在夜总会玩乐,武田来到夜总会与沈西林一起喝酒聊天。武田到青木公馆拜访沈西林,沈西林正在办公室培养盆景,武田满脸笑容跟沈西林说客套话,沈西林引领武田坐到沙发上谈正事,武田提起青木公馆的特工已经找到神秘地下党员“影子”的线索,沈西林见武田是为了“影子”来青木公馆,脸上露出一丝惊讶夸赞武田消息灵通已经知道青木公馆找到了“影子”的线索。武田满面笑容提出跟找到“影子”线索的特工见面,沈西林面色凝重向武田透露凡是见过“影子”的特工都已经毙命。武田吃了一惊在沈西林的带领下来到停尸房查看几具尸体,沈西林站在旁边拿着一块手帕向武田讲解死者死因。


第7集 韩子生子承父业决心抗日


莫燕萍被学校开除,走投无路之下给别人洗衣服赚钱。玉茹知道后,让莫燕萍万事放心有自己,但是莫燕萍坚持自力更生,拒绝了玉茹援助自己的好意。沈西林将新的尸检报告拿给武田弘一,武田弘一认出这是日本的忍术,并且确认杀人者就是范江海。武田弘一忐忑不安,要沈西林马上找到范江海。韩子生成功的通过了邵老栓和老周的考验,加入了组织,邵老栓命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沉住气。韩子生临走时问,组织的人那么多,为什么就让自己父亲死了,而且他们连谁杀了父亲都不知道。邵老栓告诉他,想干下去就必须听自己的,抗日并不只是抱私仇。


老谭在一旁暗暗的观察韩子生,通过韩子生,他逐渐了解到一些天津亲共分子信息。老周将一封信交给了莫燕萍,告诉她方君年是为国牺牲的,并希望她好好活下去。老周认为韩子生报仇心太切,决定再考验他一番。韩子生在送信时,遇到人追杀,韩子生身手敏捷寻路逃窜,终于在指定时间将信送到了指定地点。没想到被人围住,韩子生称自己是来修电话,并趁机把电话弄坏然后当众修好,化解了危机。韩子生成功离开后,遇到老周,老周夸奖他表现得不错。老周将韩子生待到了基地,告诉他今天的事情都是组织提前安排好的。


韩子生在危险的环境下,能够对答如流组织很满意。老周同意让韩子生加入,并且培养他成为一名情报员。莫燕萍正辛苦的为别人洗衣服,遇到流氓调戏,流氓强奸未果被玉茹发现。玉茹泼辣的打跑了流氓,流氓不敢得罪喜乐门的势力,落荒而逃,临走时威胁莫燕萍还会来找她。玉茹对莫燕萍懦弱的样子很是厌烦,劝她换个活法。玉茹要她跟自己去喜乐门,莫燕萍不想去做舞女。玉茹讽刺她还把还觉得自己是名门闺秀呢,死了丈夫连活都活不下去,难道在这任人欺凌,再过段时间连房子都被人收回去了。莫燕萍想起丈夫的死,和行动队的百般凌虐,决心好好活下去。


第8集


沈西林来到喜乐门喝酒,赫然发现莫燕萍已经成为了喜乐门的舞女。莫燕萍清高孤冷的样子受到舞女们排挤,玉茹恨铁不成钢的斥责她。沈西林主动邀请莫燕萍跳舞,遭到拒绝后,仍然把她拉到了舞池。沈西林为莫燕萍包了一年的黄包车,并且制订了一个大胆的计划,莫燕萍很快就会成为他传递信息的人员。沈西林将建中安排到了东华洋行工作,告诉他乱世最重要的就是钱。建中终于明白为什么上级会派沈西林来当代主任了,多重身份能让他更轻松的获取情报。沈西林要建中将东华洋行的资料送到南京政府一份,还要送给武田弘一一份。


建中不解,沈西林笑道武田弘一想要怎样都能得到,不如送个顺水人情,并指出了把建中安排在自己身边就是武田弘一的手笔。建中思量后回答,自己最重要的就是沈主任的秘书。老周告诉邵老栓,组织上对韩子生很满意,可以让他做一些外围的工作。老周对老谭这个人很不放心,要邵老栓好好监视他。韩子生在送信时,老谭一直默默的注视着他。韩子生回家路上,路过喜乐门居然发现莫燕萍成了舞女。韩子生不可置信的跟进了喜乐门,看到莫燕萍和沈西林在跳舞。莫燕萍憎恨沈西林是汉奸,痛骂他无耻。韩子生眼见老师变成了舞女,心中悲痛默默转身离开了喜乐门。韩子生失魂落魄的回家,路上遇到了一个人想要杀了他。该人没有痛下杀手,摘下面罩,原来他是老谭。老谭告诉韩子生他不该干这个,韩子生问他到底是什么人,老谭回答自己和老韩一样,并且老韩死的时候自己就在他身边。


韩子生哭着问他是谁杀了自己父亲,老谭为什么不救他,老谭叹了口气自己救不了,是日本人还收特务汉奸干的,做这行的有时候死是一种解脱。韩子生拉住老谭发誓一定要为父亲报仇,老谭告诉他人不能在恨里活着,如果自己是老韩,一定让韩子生找个洋行做小开,安安稳稳的过日子。韩子生说这是自己选择的路,老谭答应慢慢教韩子生,韩子生问老谭的身份也不能和邵老栓老周说吗,老谭只是说这是纪律。


莫燕萍陪客人跳舞时遇到麻烦,玉茹解围不成,莫燕萍被迫当众道歉,并受到经理的责骂,要赶走莫燕萍。沈西林及时到来,希望刘经理网开一面。老谭问韩子生在老周那都学了什么,韩子生说道自己学会了秘密信箱送信,还能不被人发现。老谭摇头,韩子生被自己盯了这么久都没察觉,最主要学的还是学会看人。老谭教会韩子生如何在人群中迅速发现那张脸是危险的,通过表情动作指导谁是敌人。邵老栓发现老谭和韩子生的关系越来越亲密,越发的疑惑和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