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质为上、精益求精、诚信经营、阳光同行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中越战争是哪一年到哪一年结束

发布时间:2022-08-14 17:33 来源:台祐百科

1984年6月19日,解放军总参谋长杨得志向决策层汇报了昆明军区陆军第14军在云南省麻栗坡县老山前线同越军作战的情况,领导人听取汇报之后指示:“部队要采取轮换的办法,锻炼更多的部队,把那里变成一个练兵场。”从这个时候开始,组织全军部队到老山前线轮战,正式提上了对越作战的日程。

7月13日,也就是粉碎越军第二军区对老山前线加强步兵师规模反扑的第二天,军委致电南京、福州军区,决定调南京军区第1军军部率第1师、第36师、炮兵第9师(率第3、第14团)、福州军区炮兵第3师第13团赴老山前线执行作战任务。老山轮战就此拉开了帷幕,先后有南京军区第1军、济南军区第67军、兰州军区第47集团军、北京军区第27集团军、成都军区第37师参战。

第1军轮战期间(1984年12月9日至1985年5月30日),抗住了越军22万余发炮弹的轰击,粉碎了越军9次团营规模、102次连以下规模的反扑和袭扰,实施了3次出击作战,摧毁越军28个据点,歼敌5007人。1985年6月7日,军委发布命令,通令嘉奖陆军第1军全体参战指战员。

第67军轮战期间(1985年5月30日至1986年4月30日),抗住了越军40余万发炮弹的轰击,粉碎了4次越军团营规模的进攻、35次连级反扑,实施了1次阵前反击、3次出击作战,组织19次出境侦察、捕俘和破袭,歼敌8400人。1986年5月14日,军委发布命令,通令嘉奖陆军第67军全体参战指战员。

第47集团军轮战期间(1986年4月30日至1987年4月30日),抗住了越军18万余发炮弹的轰击,粉碎了越军800余次排以下规模的偷袭、袭扰,实施了4次加强连规模的出击作战,13次重点炮击、8次反炮击作战,95 次出境侦察作战,108次破袭、伏击作战,歼敌6597人。1987年5月12日,军委发布命令,通令嘉奖陆军第47集团军全体参战指战员。

第27集团军轮战期间(1987年4月30日至1988年4月30日),抗住了越军6万余发炮弹的轰击,粉碎了越军614次偷袭,组织了8次炮击作战和34次侦察作战,歼敌3381人。1988年5月6日,军委发布命令,通令嘉奖陆军第27集团军全体参战指战员。

第37师轮战期间(1988年4月30日至1989年10月30日),抗住了越军3万余发炮弹的轰击,粉碎了越军2次反扑、103次偷袭、117次袭扰,歼敌1787人。1990年2月11日,军委发布命令,通令嘉奖步兵第37师全体参战指战员。

成都军区以第13集团军第37师一个加强步兵师的兵力,接替全军范围内的集团军轮战,这个部署调整的背后,是中越关系的逐步改善。

越南自70年代中期与我国为敌以来,在边境一线同我国进行全面的军事对峙。部署在北部地区的兵力占总兵力的六成左右,陆军约60%,防空军约70%,海军、空军约50%,摆出一副随时与我国决战的架势。

1986年12月,越党召开六大。面对难以为继的经济形势,大会坦率承认国家面临的种种困难是由错误领导造成的,而且承认这种错误是“总的主张和政策方面的严重和长期的错误,是战略指导和组织实施方面的错误”,大会决定,把工作重心逐渐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摒弃黎笋时期的“国防和经济并重”政策,改为推行“革新开放”政策。

随着国家大政方针的转变,越军开始实行战略收缩。在广西当面,越军除了把守部分要道之外,大部分兵力撤至战略纵深便于机动的位置,由临战展开状态转为平时驻防状态,或者屯田戌边;在云南当面,陆军也相继放弃一些重要骑线点,收缩至距边界线3至5公里的地域设防。空军也改变了北重南轻的部署,开始按北部、中部、南部均衡的原则进行部署调整,防空军则主要由野战防空部署调整为要地防空部署。

根据中越边境形势的变化,军委决定逐步收缩老山战场防御阵地,调整兵力部署,缩小作战规模,减少作战行动,降低战场温度。成都军区坚决贯彻军委对越作战的指导方针,积极稳妥地实施了部署调整。

第37师赴老山参战1年之后,遵照军委1989年7月14日电示,成都军区组织云南省军区守备第1师第2团等部(分)队和步兵第40师第119团等部(分)队,于10月1日至30日接替了第37师担负的老山地区防御作战任务,使老山地区防御作战任务由野战部队担负转为边防守备部队担负,部队规模从加强师规模压缩到加强团规模,历时5年的老山轮战就此停止。

云南省军区根据成都军区命令,组成前进指挥所。1990 年2月15日,成都军区云南前指在正式将老山战场对越防御作战指挥权移交云南省军区前指后撤销。

云南省军区接替战场指挥权后,省军区党委和前指先后3次召开会议,专门学习贯彻军委作战方针,领会上级作战意图,明确任务,统一思想,确立了长期作战,坚守现有阵地,严密组织防御,不吃亏,不示弱,保持防御稳定和对越保持军事压力的作战指导思想。

云南省军区前指直接指挥的参战兵力,包括两翼配合作战及纵深保障部(分)队在内,一共1.8万余人。具体部署为:守备第2团第1、第3营,守备第1师独立第2营,守备第2团第8连、侦察队,守备第1、第3团侦察队成一线部署,分别坚守老山、662.6高地、八里河东山、芭蕉坪、1426高地诸地区。

步兵第119团配置在文山,其第2营配置在坪寨,担负机动支援任务;炮兵群配置在交址城、夭六、白石岩地域;其余各保障部(分)队分别配置在交址城、麻栗坡、兴街、文山。

共坚守阵地75个,其中境外阵地18个,骑线阵地36个。针对当面越军对我军实施的小规模侦察、袭扰和零星炮击活动,于1990年1月下旬组织炮群对当面越军的8个目标实施试射,歼敌39人(其中毙16人),摧毁越军部分阵地工事,迫使其行动有所收敛。

4月3日以后,越军停止了主动行动。此后,在控制战场强度,保持压力,掌握主动,稳定防御的前提下,加强了战区边境管理,严格控制争议地区。随着斗争形势的发展变化,云南省军区前指又根据军委和成都军区的命令,先后进行了四次部署调整:

第一次,1991年6月5日至28日,放弃境外阵地14个,骑线点阵地20个;对所属守备第1师独立第2营、师炮兵团122榴弹炮第2营(欠第6连), 守备第2团步兵第5、第7、第9连及侦察分队防御部署进行了调整,组织配属的步兵第40师第119团第2营、工兵连、师炮兵团第2营、第67医院医疗第2所、军区后勤驻昆办汽车独立营,以及所属守备第1师炮兵团第3营(欠152加农炮连)、130火箭炮连,守备第1、第3团侦察队撤离战区归建。

第二次,1992年7月3日至30日,将原127个哨位减至52个,调整了第40师工兵营、前指炮兵群等15个单位,回撤归建了7个单位,战区内部调整了6个单位,解除保障任务2个单位。

第三次,1992年12月15日至18日,战场兵力部署调整与精简整编工作同步展开,共撤销13个连队、5个营部,调整了8个连队、2个营部。调整后,主战场线兵力由11 个连减至5个连。仍坚守41个阵地(境外4个、骑线16个、境内21个)、52个哨位;二线兵力由6个连减至2个连,担负战场机动支援任务。

第四次,1993年3月31日,根据军委命令,正式解除老山地区防御作战任务,撤销云南省军区前指,老山地区由边防第2团正常守卫,其余参战建制单位回撤归建。至此,成都军区圆满完成了军委赋予的对越防御部署调整任务。

也就是说,从1979年2月17日开始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直到1993年3月31日才正式落下帷幕,历时14年。这正是:十年壮志山河动、一片丹心日月明!向所有参战指战员、支前民兵民工致敬!